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诗文欣赏>散文>近现代


故土乡情——龙门·吕梁·汾河湾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责任编辑:徐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每个在外的游子,对故乡都会深深地思念;何况故乡还有许多闻名的古迹呢!

  我已年逾八十,每有余暇,常常回忆起儿时爬过的山,少时嬉过的水。那山叫吕梁山,那水是黄河水。这山和水都在我的故乡龙门。

  龙门历史悠久。春秋时称“耿”,战国时为“皮氏”,北魏七年改叫“龙门”,北宋宣和二年更名河津。它的位置在山西省西南方,汾水横穿中部,黄河纵贯西沿,吕梁山雄踞北端。从古至今,这里不仅山川壮丽,而且名人辈出。隋末大学者王通、“白袍将军”薛仁贵、“唐初四杰”中的王勃、“镇西元帅”史迁、大理学家薛瑄以及“晋威将军”姚维藩等,都在龙门度过童年。

鲤鱼跳龙门

  龙门,是以河津县西三十里的黄河天险龙门渡而得名的。相传大禹治水到过此地,并留下了重要遗迹。《水经注》上记载:“龙门山大禹所凿,通孟津河。”为了纪念大禹,龙门渡又称“禹门口”。

  黄河被禹制伏后,从龙门山上直泻而下,形成了一个震古烁今的龙门瀑布。那瀑布,声如巨雷,水雾弥漫,既险又奇。

  据说“鲤鱼跳龙门”的传说就产生在这里。虽然没人见过一条鲤鱼跳过龙门,但是,每年3月,桃花盛开时节,龙门一带的黄河水面上,的确有大量的鲤鱼跳起,浪花翻卷,鳞光闪闪,十分壮观。这时,游客甚多,登龙门欣赏“春鳞汲浪”景致的络绎不绝。加上“曲栈连云”、“南亭夜月”、“层楼倚汉”、“飞阁流丹”、“秋水归帆”、“鸣泉漱玉”、“空谷惊雷”这风景,就是有名的龙门八景。

  我的前辈同乡,明代大理学家薛瑄,在他的《游龙门记》中,把“秋水归帆”的景致写得最美。他只用“洪涛漫流,石洲沙渚,高原缺岸,烟村雾树,风帆浪舸,渺茫出没”二十四个字,就勾画出一幅浓淡相宜的龙门山水图,真可谓大手笔!

  如今,龙门又添新景,现代化的建设在龙门渡口崛起。我想,阔别故乡60年,今日回乡,如果没有向导,一定会发生“游子兴叹重觅路,借问何处是家门”的趣事了!

吕梁山中藏贤人

  吕梁山是我最喜爱也最熟悉的一座山,我的故乡固镇村就在吕梁山下。

  那山,嵯峨挺拔,群峰兀立,远看莽莽苍苍,近观郁郁葱葱。夏日,山泉极多,流水淙淙,如鸣环击玉;春日,山花烂漫,香飘四野。山坡上长满了树木和药材。野猪、野鸡、狐狸,常在山林中出没。

  小时候,我一天也没离开过吕梁山。长大,开始戎马生涯,60多年来,常常激励我发愤上进的,要算隐居在吕梁山中的贤人王文中子——王通了。

  王通是唐朝著名诗人王勃的祖父,家在离我们村七十多里的通化村。他生长在隋朝末年,著作很多,慕名而拜其为师的弟子多至千人。“文中子”是他的弟子对他的尊称;唐初著名将相,如房玄龄、魏征、李靖等都出其门下,就连唐太宗李世民,也十分敬慕他。小的时候,我常常钻进吕梁山中,去找王通设教著书的旧址。那个地方叫“文中子洞”,环境甚是幽静。王通隐居在这里设教著书,饮山泉,食野果,可算是神仙过的日子。

  不过,我不喜爱文中子的孤僻,也不追求文中子的清静。我钦佩文中子专一治学的精神,敬仰他毫无媚骨的品德。

  高官厚禄,不会给人以丰硕的知识,研究学问,需要文中子的精神。在我年轻的时候,常常利用戎马间隙读一些史书。现在,我虽已垂暮,每日仍坚持几个小时的学习。

  我切望故乡的文物部门,能把大学者王通的一切遗物、遗迹整理和修复起来。它们是祖国的文明,也是启迪青年的教材!

汾河湾里出名将

  提起故乡的汾河,我也充满了感情。

  汾河自新绛县开始,向西流去,好似一条银链横穿过河津县,世世代代哺育着龙门儿女。

  唐朝名将薛仁贵,就是在汾河边长大的。修仁村北的白虎岗上,至今还有薛仁贵当年居住的一孔寒窑,汾河湾里仍可寻见薛仁贵昔日的“射雁滩”。

  据说,薛仁贵臂力过人,饭量很大,书上说他“一饭斗米肉十斤”,“有廉颇之食,亦有廉颇之勇”。遇到敌手,“单骑直冲”,常常吓得敌人“弓矢俱失,手不能举”。因为他善骑射,终于被唐太宗发现,遂应募从军,因功升右领军中郎将。

  遗憾的是,我活了82岁,却一直未能亲自拜访过薛仁贵的寒窑。为了弥补这一点,我就把故乡拍来的“薛仁贵寒窑”照片压在案头玻璃板下。他在地位显赫以后,不慕荣华的精神,不也是值得后人思索吗!

  汾河湾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呢?河津县委来信说,现代化建设发展很快,颇有点江南水乡的味道了。

(自《旅游》1981年6期选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