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化传真


西侯度:黄河拐弯处 文明摇篮地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4日    责任编辑:徐倩

  328,二青会在城西度遗址采集圣火。从西侯度遗址采集的圣火,将通过火炬的传递,让现代体育之火承继人类文明古老之火,引燃二青会圣火,点亮三晋大地! 

  当现代体育盛事在黄河拐弯处与人类文明摇篮地对接碰撞,电光石火迸发间,点燃人类文明第一把圣火的西侯度,再度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里是人类文明重要起源地 

  西侯度,这片土地的文明血脉,已镌刻在岁月的长河中。 

  阳春三月,登临西侯度遗址圣火台俯瞰,只见沟梁峁,梯田层层,花椒吐绿,油菜花开。极目远眺,苍莽的中条山与巍峨的华山对岸夹峙中,黄河浩浩荡荡自北而来掉头东去直奔大海。而在黄河母亲宽厚的臂弯里,在西侯度村人称人疙瘩的丘陵之下,则蕴藏着人类文明起源的密钥。 

  西侯度之所以震惊世界,恰恰在于火的发现。见证了当年考古、今年84岁高龄的芮城县地方志办编审景昆说,人类文明的圣火,就是从黄河岸边开始燃起。 

  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书中写道:火很可能是人类迄今除了语言之外的最大发现。恩格斯认为:摩擦生火,第一次使人支配了一种自然力,从而最终把人同动物界分开。 

  还是在20世纪30年代,考古学家杨钟健偶尔见到一批据说从芮城县风陵渡河村挖出来的动物化石,根据观测和研究,提出可能有与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一致的化石群。这个观点,引起考古界专家对黄河之滨河村的极大关注。 

  1957年,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河展开研究,之后历经了5次发掘。考古学家发现,在13.5平方公里范围内,分布着17个地点组成的河遗址旧石器。动物化石有肿骨鹿、披毛犀、对丽蚌、二门马、东方剑齿象等。文化遗物有砍斫器、刮削器、三棱大尖状器等少数石器,其中作为挖掘植物根块的三棱大尖状器,是遗址的代表工具。 

  考古证实,河遗址地质时代为距今约60万年的更新世早期,大致与50万年—70万年前的周口店北京猿人时期相当。 

  考古学家并没有就此满足,既然黄河三角洲地区是早期人类活动的中心地带之一,有规模比较大的原始人群落,那么,附近必然会有更早期的文化遗存。 

  195910月,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扩大调查遗址,探寻的目光,最终锁定在西侯度村。 

  西侯度村距河遗址3.5公里,距黄河3公里,在这个黄土丘陵地带,考古专家在人疙瘩岭一带发现了地层发育齐全、露出良好的文化地层剖面,而且代清晰分明,从1000多万年前的上更新世起直到现在的地层剖面都能看到,其中,早更新世的地层达18 

  经过不懈的发掘,种类居多的早更新世化石在考古学家的手下陆续浮现。 

  岁月如刀,一点一点雕刻着文明的轨迹。这一方小小的黄土地,谁也不曾料想,竟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起源地。 

  这里点燃人类文明第一把圣火 

  西侯度遗址“6053”发掘点,一处高出黄河河面170余米的古老阶地。 

  在这儿随手抓起一把砂砾石块,说不定就留有远古人类的印痕,手心住的,就是千万年沉甸甸的人类进化史。省文物局考古专家范文迁说。 

  1961年和1962年,山西省博物馆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王建主持在西侯度进行发掘,其间,中国著名的旧石器考古学家、古人类学家、第四纪地质学家贾兰坡院士曾两度亲临观察和研究。 

  2010年以来,由山西考古研究所、南京师范大学、美国普渡大学和南非金山大学专家学者组成的国际团队,又对遗址进行了多次实地考察。 

  考古专家经过发掘,在距地表近70沙砾薄层和沙砾层之间的交错砂层中,不仅出土了石核、石片、砍斫器等32件人工打磨的石制品,还出土了包括平额象、山西披毛犀等22种古脊椎动物化石。其中,有一个保存两段鹿角的步氏真梳鹿的头盖骨,上面具有明显的人为切割或砍斫的痕迹。更令考古专家震惊的是,在西侯度遗址文化层中,发现了一些颜色为黑、灰以及灰绿的化石标本,其碳元素含量明显低于一般的未经燃烧的化石。经鉴定,这些颜色不同的骨、角和马牙化石并非矿物所染,而是燃烧所致!与人类文明的亲密关系,在西侯度第一次得到了验证。 

  西侯度遗址的发现,把人类用火的历史从70万年前周口店北京猿人,又向前推进了110万年。西侯度遗址的发现,改写了人类用火的历史,可以认定,这里是人类第一把圣火的诞生地。该论断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同。 

  《山西通史》三晋源流中指出,西侯度人当时已经开始用火。 

  火的发现和使用,让西侯度人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荒蛮,使人相揖别,为人类的进化和人类的文明立下了不朽功勋。 

  这里以文明之光薪火相传 

  圣火之在文化。 

  历届大型综合性运动会圣火采集都是重头戏,对圣火采集地的文化内涵选择可谓万里挑一 

  2010年广州亚运会,圣火采自居庸关长城;2013年南京亚青会,圣火在南京紫金山天文台采集;2015年全国首届青运会的圣火采集仪式,在福州马尾罗星塔下举行……而今,在西侯度遗址,人类文明的第一把圣火将引燃二青会圣火。这是山西文化的力量,山西文化的魅力所在。 

  文明的圣火放射出璀璨的文化之光,点燃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激情。借力二青会圣火采集地,西侯度遗址正在打造成为黄河旅游板块新标识、体育文化大品牌,打造国家级体育赛事采火基地和世界级考古主题遗址公园。 

  在西侯度遗址,独有的火文化也将通过圣火采集仪式活化和固化。火文化与体育文化的渊源,也是西侯度遗址独有的。走进西侯度遗址第二展馆,仿佛进入了中华民族的体育长廊,翔实的绘画、图片及实物,一一讲述着中国体育的发端、延续、传承和弘扬,让人感受到中华民族体育文化的世袭相承、源远流长。 

  不难看到,在人类远古时期,因生成的熟食对人类体质体格的根本性影响,为体育运动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人类对火的态度和崇拜,通过身体的动作表达出来,进而形成仪式感强烈的独特动作,成为体育运动起源;原始部落求援或联系信息,需要持着火把夜以继日传递,持火传递者是部落中伟大的勇士,也是现代体育运动的先驱。 

  体育精神薪火相传,人类文明赓续绵延。 

  借着文明之圣火,人类迅速完成了进化过程,从旧石器、新时期,到陶俑、青铜器的烧制、冶炼,进而发明了火药、蒸汽机,人类进入了工业文明和科技文明,进入了高度文明发达的新时代。应该说,人类使用火的每一次重大进展,都是促进生产力的极大提高,促使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之源。 

  西侯度圣火是诠释人类用火历史的初印蓝本,更是坚定中国文化自信的坚定根基。 

  今天,二青会体育圣火再次从文明圣火发源地燃起,从黄河岸边燃起。 

  西侯度准备好了。二青会传递的体育圣火将成为民族精神之火、文化自信之火,成为发出中国声音的黄河号角,必将为这场赛事注入激情和活力。 

  本报记者 李宁波 本报通讯员 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