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化传真


汴河故道陈留段:见证开封历史发展进程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5日    责任编辑:徐倩

全媒体记者 田宏杰 

  核心提示 

  说起北宋宫廷画家张择端创作的传世画卷《清明上河图》,大家都不会陌生。图中,占1/3画幅的那条大河叫汴河。河今安在?凡是知晓开封历史的人都会告诉你:在地下。 

  值得欣慰的是,经过我市文物工作者多年来对古汴河进行实地勘察、对比相关史料记载,目前已经基本探明了这条大河的具体方位和流经地点。尤其是对于北宋汴河故道陈留段的勘察,更是揭开了古汴河神秘面纱的一角。 

  汴河故道陈留段位于开封市祥符陈留镇东北,以陈留镇为中心,西起陈留镇辛庄村西南,东至仇楼镇西坵村,地跨陈留、罗王、仇楼三个乡镇,8个村庄,全长7.8公里。北宋汴河故道陈留段保存完整,是目前开封地区保存最为完好的运河河道。它不仅见证了开封、陈留乃至河南的历史发展和经济发展历程,而且见证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发展历程,对研究中国古代都城的历史变迁,经济、文化发展以及宋代汴河的历史和漕运史提供了较为完整的历史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在研究开封的漕运、水陆交通、农业灌溉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汴河故道基本探明 

  河古称汳水”“,又称古汴渠”“”“,是泗水的一条重要支流。河的上游为古荥渎,自河南荥阳东流至山东菏泽,在荥阳的一段称蒗,又称狼汤渠、莨荡渠等,是战国至秦汉间的鸿沟。经开封市区、杞县,接商丘市民权县的甾获渠,流入宁陵县、睢阳区、梁园区。汴河故道有两个:一为古汴河故道,由今河南郑州、开封、商丘流经江苏徐州,合泗水入淮河,元代为黄河所夺,已废。二是隋朝以后的汴河故道,即隋炀帝征发民众开掘的大运河通济渠的东段,由前故道至今商丘市睢阳区,改东南流,经安徽宿州、灵璧、泗县入淮河。隋炀帝幸江都、唐宋漕运东南物资入京师皆由此道,唐代汴州城也因通济渠的开通而获得重大发展,成为东南物资北运的中继站和中原经济都会。 

  北宋时期,河是一条交通大动脉,对社会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极其重要。但随着宋都南迁,政治、经济重心南移,通济渠的漕运功能减弱,加上战争和黄淮水淤堵,通济渠逐渐荒废,仅安徽泗县尚有断渠,为现在保持最完整的通济渠遗址。北宋汴河故道陈留段,是隋炀帝开凿京杭大运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隋大业元年(公元605年),隋炀帝即命开凿,自板(今荥阳市东北)引黄河水东南,经成、中牟、开封、陈留、杞县、宁陵、商丘、夏邑、永城等地直通淮河,是沟通黄河、淮河、长江三大水系的重要通道,贯穿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成为大运河的主干。它还是隋、唐、五代、北宋南北水路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金、元、明、清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南北漕运的纽带。北宋汴河故道陈留段,是隋炀帝开凿京杭大运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原名通济渠,唐代改称广济渠,亦称渠、水或河,清乾隆年间开挖惠济河与其重合,惠济河,沿用至今。故道历经多次塞,多次疏通,对河漕运、水陆交通、农业灌溉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汴河故道在我市全长约80公里,其中市区约25公里,祥符区段约25公里,杞县30公里。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大型勘探设备的辅助下,已经探明古汴河故道的流向沿汪屯乡屠府坟、阎李寨,开封县城关镇至陈留镇的张楼、刘庄、五里、毛、辛庄等村一线,在古汴河祥符区段还找到了古汴河与今惠济河汇合的具体方位。 

  20146月,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大运河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共十大河段,其中27段河道遗产总长1000多公里,我市参加的大运河(古河段)保护与申遗工作提上了议事日程。 

  历史见证河变迁 

  据史料记载,春秋时期以前,河是一条天然河流,史称水,源于今河南省商丘市商丘古城东北的孟渚泽,向东南流经虞城县西南、安徽省砀山县和萧县,至徐州市解放北路与黄河故道交叉处汇入河。 

  春秋时期,今商丘市为宋国,是当时的一个诸侯国。战国时期,魏国将宋国纳入统治范围,并定都大梁(今开封市)。为加强与东部地区的联系,公元前361年,魏惠王开挖了一条人工运河,北接黄河,南与淮河以北的几条支流相连。《史记》载: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会。所谓”“,亦即向东接通当时的丹水,再经水向东南至徐州与泗水相,形成了商丘以上为人工开挖、以下为利用天然河流的运河。 

  西汉时,河是最重要的运输航道。但受黄河决口影响,鸿沟水系的其他河流均因淤塞而废弃,唯独河,虽受到影响,仍能维持通航,平时由江淮流域向关中运送粮食及其他物资,战争时期运送兵源和军用物资。同时也为农业灌溉和战争中以水代兵提供了水源。 

  两晋南北朝时期,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年),王浚以舟师攻吴振旅还都的路线,即从长江入淮河、由河入河再入黄河。北魏孝文帝太和五年(公元481年),薛虎子任徐州刺史,曾上书魏主:徐州沃野,清(泗)通流,足盈灌溉,若市,兴办公田,必当大获粟稻他的这一建议被魏主采纳。南朝陈宣帝大建十年(公元578年),吴明彻北伐彭城,久攻不下,而堰汴泗水灌之。自晋以后,商代时澭水,春秋战国时称为水、汳水或澭水,西汉时叫作水,东汉时改称汳水的商丘以东河段,因魏晋时皇帝厌恶字,认为有反叛之意,非常不吉利,全段改名水,历史上称为北水。水被认为是汴河的下游,通称河。 

  虽然隋、唐、宋时期有了位于南边的新汴河,但是,在北边汴河故道,作为运河的航道中断时间一直延续到南宋时期。因为宋、鲁、徐、淮、海一带水陆肥沃,是漕粮主要筹集地,仍有舟楫通行的要求。五代后晋时,迁都汴京,开济州金来水,西受汴水,北济河,南通徐沛。显德二年(公元959年),以河日久废,命武宁节度使武行德发民夫,因故堤疏导之,东至。显德六年二月,命侍卫都指挥使韩通、宿、宋、单等州夫数万浚汴水。至此,江、淮、河、舟楫复通。 

  公元1128年黄河夺,到1194年全河正溜夺汴。元代,黄河由河南封丘南、开封东至杞县分为三股,其中一股由河经商丘(时为归德府)、城、徐州汇泗河南下入。颍、两河严重淤塞,致使黄河整个河流移到商丘至徐州段的汴河故道。 

  明代前期,黄河在汴河故道南北迁徙不定。明代后期(公元1506年),由于黄河在河南境内南北岸堤防的形成,河自河南境内移至山东和江苏,集中在曹县、单县、徐州等地。潘季驯治河以后,黄河基本归于一流。当时,汴河故道在城以上已经全部淤塞,以下成为黄河,经山、萧县至徐州,与河相会南下汇入淮河。1855年黄河北徙,夺汴的黄河亦成为故道。 

  故道勘探获得新发现 

  对古汴河的勘探发掘,是市文物工作队和祥符区、杞县文物部门多年来的工作课题。2007年以来,在市文物部门和区、县文物部门的相互配合下,经数十名文物考古工作者和技术人员组成的考察队的努力,对古汴河故道的勘探有了突破性进展。 

  我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对隋唐大运河开封段进行了实地调查之后,选择了河堤村段、斗门段、刘村段、护城堤处、新郑门遗址、阎里寨村段、袁楼村段、五里寨村-王村-辛庄段、吕屯-西伯牛岗村、唐屯村10个重要区段进行了文物勘探工作,采集、记录了一些与古汴河有关的碑刻、铁锚等遗物;调查发现了运河沿线的部分寺庙、村寨等与古汴河故道相关或相邻的遗迹现象;在今惠济河与河重合区段发现了木桥、砖窑、提灌站等与运河有关的近现代文物;钻探发现了运河故道沿线的两处村落遗址、两处古墓葬、两条道路遗迹等;探明了运河故道部分河段河床的地层堆积情况及保存现状;钻探找到了明代天顺及成化年间(公元1457~1487年)疏浚的河与今惠济河交接的确切位置,证实了惠济河与隋唐大运河部分地段相重合的推测;通过发掘,我市文物考古工作者清晰地看到了古汴河河堤的保存、修筑、废弃痕迹,了解到古汴河在黄河淤埋下逐步废弃、被掩埋的地层堆积材料,并为研究运河修葺、废弃史提供了科学的考古学依据。 

  在对汴河故道陈留段的勘探中,在今惠济河汴河口以东的惠济河北岸至村段内的惠济河道上,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两座木桥。这两座木桥相距1公里左右,其中一座保存基本完好,尚能使用,另一座木桥已损坏,只残余部分支架。两座桥形制、规模、用途完全一致。残损木桥破坏严重,而且保存部分位于河道内。在今惠济河汴河口以东至村段内的惠济河堤上,文物工作者调查发现了两处烧窑窑址。两处窑址位于同一地点,一处已毁坏得只余底座,另一座保存基本完好。两座窑的形制、规模、用途应该一致,只是建造及废弃的时间有差异。通过文物钻探,考古工作者还在祥符陈留镇毛庄北、隋唐大运河故道南侧发现了一处古村落遗址。另一处古村落位于陈留镇王村内、隋唐大运河故道南侧。这些墓葬、古桥、古窑址、古村落遗址的发现,为进一步研究古汴河古道两岸人民的生产、生活,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