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化传真


历史 不能忘记——1939年日军扩宽花园口口门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5日  李富中 张雁  责任编辑:范江涛

  编者按:1938年6月9日发生的黄河花园口决堤事件,是中国抗战三大惨案之一。由于死亡人数多、持续影响时间长,在民族历史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惨痛记忆。

  本文作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考证研究该事件,获得了大量的历史信息。在黄河档案馆查阅馆藏资料时,发现了鲜为人知的有关日军扩宽花园口口门的“代电”等。经过梳理,日军“扩口”的罪行逐渐清晰。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适逢决堤事件8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以记之。

  1938年6月9日,国民党军队扒开花园口,造成黄河改道八年零九个月,口门宽1460米。

  这是人们常听到的说法,实际上黄河完全改道是日军的罪恶造成的。口门宽1460米是西、东两个口门长期冲刷所致。西口门由国民党军队扒口所致。东口门则由日军1939年5月至7月扒沟扩宽形成,目的是使溃水尽量南侵,其毒辣手段鲜为人知。

背景

  1938年6月9日花园口大堤扒开后,为防止口门扩大,国民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设立花园口裹头工程事务所,于7月25日至10月16日,在日军隔河(北岸)炮击和飞机轰炸下,抢筑了断堤两端的裹头工程,11月由河南修防处南一总段接管。此后,日军时常窜扰东坝头,隔河(口门)与西坝头国民党军队对射。当时口门仅宽380米,由于东坝头地势高于西坝头,形成俯射。此形势对于国民党军队十分不利,国民党军队拟扩大口门,削低东坝头高度。

  1939年3月22日夜,国民党驻军二十师120团派第一营渡河,在东坝裹头后挑挖大沟意图扩大口门,增加对抗能力。时任南一总段总段长的苏冠军接到报告后,遂至西坝头遥望查看,并至该团与团长交涉,说明裹头工程的作用是使口门不扩大,当洪水大时,限制其南流水量,防止灾区面积增大,同时逼水东流。在赵口口门未堵前,泛水可达开封威胁省城。如赵口堵合后,水则顺老河行走,切断新乡与开封之交通联络,冲毁日军正在河道内修筑的汴新铁路。然而,交涉未果,他急电西安河南修防处(已迁至西安办公),告知情况。

  4月1日和2日夜,120团再派兵过河,削低东坝头汽车路两侧高出石坡之坝面,将坝头后之堤面南北各削低约1米。苏冠军等不懈努力,一再交涉,终使军队停止挖沟。

  4月13日和14日夜,八十一师四二三团三营过河挖沟,15日夜改由二营实施。16日下午,苏冠军饬令荥泽汛汛长王殿英与准备过河的二营营长晤谈,无果。之后,国民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王郁骏与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面商,由卫下令停止扒口,王遂电告南一总段,要求查明东坝已掘堤口情况。

日军扒沟扩宽口门

  5月6日,日军盘踞口门东岸,16日退至花园口石桥。

  苏冠军当即饬派荥泽汛汛长王殿英与国民党驻军交涉,并渡河勘察。17日晨,王将过河勘察情况上报:除二十师及八十一师所掘堤口外,日军在该堤口以东约340米处横贯堤身又挑挖大沟十道,其沟底与堤内外地面相差无几。日军又将国民党军队二十师、八十一师未挖成之沟的北口护石刨挖通顺,深约两米。因日军距口门较近,不便久留。

   

  各沟仓促步量结果见上图

国民党军队填垫大沟

  情况查明,利害明了。5月30日下午4时,国民党军队二十师一一五团一营渡河填垫大沟。因工程量浩大,6月1日、2日,改为全团渡河工作,每日下午4时左右过河,深夜3时返回。6月5日,二十师调防他地,苏冠军即派荥泽汛王汛长过河查勘,18时,王报称一一五团所填之沟仅为敌人所挖之十道,且填垫后比原堤面低。东坝裹头之粗细铅丝缆(绳)均被敌人切断。

  日军再次挖开大沟及各沟过水时间

  大沟被填垫后不久,日军组织民夫2000余人盘踞河东。

  7月18日河水陡涨1米余。19日8时,苏冠军率员查勘工程情况,行至西坝头国民党军队战沟时,发现东坝裹头南侧似有墩蛰现象,疑为日军所为。经与驻军协商,下行从下游向北观察,发现填垫过的一至五大沟又被挖通。六至十大沟因被南月堤村西树林遮蔽,情况不明。驻军称第一大沟于早晨(19日)已过水,水量约占老河流量五分之一。

  22日夜,在日军疏通下,第二、三大沟过水且出水汹涌。自口东逃回船户称第五、九、十大沟也已过水。27日,第四大沟过水,日军于一沟和二沟之间乘势赶掘南北沟一道并过水,该沟距第二沟不过一二十米。此时,日军夜间仍在加紧疏通扩宽大沟,白天用火力威吓。

  31日晨,第七大沟过水。8月1日,一、二、三、四大沟塌通,东口门初步形成,宽200米。8月12日夜,东坝裹头及坝面存石78立方米塌没水中,日军东撤,不时前来哨探。8月18日,东坝裹头塌后又向东塌数十米。8月22日,各沟均过水,东坝继续东塌。此后,河水主要从东口门泄出,西口门水势平缓。

东、西两口门合二为一

  东、西两口门形成后,中间留一残堤,1942年8月4日,陕县站流量17700立方米每秒洪水过境,被冲毁,仅余堤脚及西口门的东坝裹头乱石残留水中,口门合二为一。1938年11月20日,老河槽断流,之后至1945年时流时断,1942年8月故道过水约占全河水量三分之一。1946年堵复前实测口门宽1460米。

  历史,不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