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化传真


沿黄千里行 高路入云端——沿黄观光路纪行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3日    责任编辑:裴亮

从天台山上鸟瞰沿黄观光路。

  

  8月28日,沿黄观光路正式通车,无数网友被它超高的颜值和超强的气势所震撼和折服。

  短短一个月,这条贯通陕西南北四市的神奇之路成了网络热点,成了闻名全国的向往之路。

  9月22日,在沿黄观光路通车行将“满月”之际,记者利用工作之便,从陕蒙交界处起步,踏上了沿黄观光路。

  40小时车上行,千里风光入怀来……

 

  从“零公里”处走起

  9月21日,在边城府谷清凉的秋夜里,我们等待着22日的凌晨。

  4时许,气温6摄氏度。在府谷县外宣办主任张建林的引领下,我们向县城58公里外的墙头乡、沿黄观光路的“零公里”处进发。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拐上路边的岸崖,“黄河入陕第一湾”几个大字在晨色中赫然入目。

  “这里是黄河入陕的第一湾,对面是万里长城的遗址,一头一首,算是在这里握了手。”顺着张建林手指的方向望去,饱经沧桑的,已经风化的明长城独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墙头巍然昂首。墙头下,静静流淌的黄河在一个大大的“U”型翻滚后,又化作悠长的“S”形,美人鱼般地向远处奔去。

  沿山峁向前,一尊伟岸的雕像傲然挺立,竟是宋太祖赵匡胤。据张建林说,相传当年,赵匡胤在洛阳出生后,曾被父母送到老家府谷,直至10岁才离开陕北。当地群众称:“赵匡胤是喝着黄河水、吃着小米饭长大的。”

  6时24分时,在鱼肚白的东方,朝阳渐渐透射出来。在与山西河曲县、内蒙古准格尔旗接壤的交界处,记者果然听到了从山西传来的鸡鸣声。黄河对岸,“走西口”时的古渡码头依然清晰可见,左侧高原丹霞地貌层层叠叠,峰峦交错,沟壑相映,零星地遍布在满山的绿色植被中,像极了一块块“撒了葱花的五花肉”。

  黄河,是在完成了一个90度的优美转身后,从内蒙古河套地区绕进陕西的。也许是为了向陕西致意,也许是为了展示她的风采,所以造就了“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道道湾水向东流,唯有府谷境内向西流”的惊世奇观。

  在陕蒙晋三省(区)的界碑下,看着这黄色绸布般的大河静静地奔流,忐忑中,记者一步一挪地向黄河靠近着,几次试着想要掬起一汪这母亲河的水滋润一下游子般的心,却最终,只在松软的沙土岸上留下一堆散乱的印记。

  上得岸来,细细对照着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三省(区)地图,顺着陕蒙界碑的棱线方向,沿黄观光路“零公里”终于现身。

  为了体味陕西沿黄观光路的内涵,记者深入到内蒙古境内十多公里,直至看见一排排的蒙古包整齐排列,一面面彩旗随风飘扬。

  重新回到“零公里”时,骑着摩托车赶工的小字村工匠老秦主动和记者攀谈起来。他说:“从2009年计划修沿黄观光路起,来这儿找沿黄观光路源头的人就不少,就连我这边缘小村都被带火了。”

  循着老秦指的方向,记者来到墙头农业园区徐家梁花果山采摘基地,巧遇中央电视台第七套大型农业综艺节目《乡村大世界》正在做录制准备,舞台上已经摆好了一筐筐鲜红的海红果,一簇簇金黄的玉米棒,一堆堆圆圆的大南瓜,以及大红薯、小米山,甚至还有一个大西瓜……

  据村民介绍,如今的墙头乡在现代农业园区高效农业模式的带动下,已成了闻名三省(区)的富裕地,农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1.1万元以上。

  如今,沿黄观光路起点处的陕北高原,已不再是昔日的贫瘠地带。

蒙古包的风情。

沿黄观光路边的小渔村。

华山脚下,沿黄观光路的终点。

白云山下的沿黄观光路。

  在秦晋大峡谷里穿行

  再次经过“黄河入陕第一湾”时,奔腾咆哮的黄河像是苏醒了一般,大转弯之后,将由西向东奔流中调头向南,一路奔涌向前。

  李白曾有诗云:“巨灵咆哮掰两山,洪波喷流射东海。”历经千万年冲刷,在广袤的黄土高原上,黄河终于划开一道巨大而深邃的峡谷,人们称之为秦晋大峡谷,全长达720公里,落差607米。

  秦晋两省因这条峡谷阻隔,将中华腹地的黄土高原一分为二;又因这条峡谷联系,使中华历史蕴藏着千年的文明。

  在这晋陕之交的峡谷深处,沿着悬崖峭壁,黄河时而慢流汩汩,静静淌过,时而大河滔滔,奔涌激荡,直看得人心潮澎湃。

  行至高尧峁段,满目绿色的大山突然向两边退去,河水似乎也慢了下来。对岸的田野里,高粱红了,大豆黄了,饱满的油葵也垂下了脑袋,多彩缤纷的沿黄观光路上,不时看见游客在公路和黄河的背景中合影留念。

  进入神木,记者遇见了一个正在栽路牌的工程队,看守工地的62岁的王师傅告诉记者,沿黄观光路上的地名和交通标志正在加紧装置。

  在信马由缰的行进中,记者有幸拜访了原神府地区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诞生地——贺家川镇贾家沟村。于是,记者登上陡峭险峻的天台山,瞻仰了革命烈士刘志丹东渡黄河的雕塑。在窄小而又拥挤的佳县县城街道,看到了保存完好的毛主席当年的题词“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

  千里黄河岸边,红色的足迹处处闪耀。

  穿过吴堡以后,大概因为沿河环境的限制,或是考虑到沿线群众的生活改善,沿黄观光路逐渐远离黄河,只留下路旁的格桑花、万寿菊孤独地绽放着。没有了河水的映衬,云边的红晕将群山与红壤沙地一同融到无尽的晚霞中。

  由于时间所限,入夜后的我们继续前行,错过了吴堡和延川的风景。

  四面夜色的沿黄观光路,一弯连着一弯,车只能以每小时三四十公里的速度前行。直到过了凌晨,疲惫不堪的我们才到了可以歇脚的地方——延川县的乾坤湾,于饥肠辘辘中酣然睡去。

  打开清晨的窗户,才发现窗下竟是一夜未见的黄河,昨夜的我们,竟是在黄河母亲的怀抱里安眠。

  待晨雾散去,记者在黄河蛇曲国家地质公园里,目睹了“天下黄河第一弯”的风采。

  站在320度的弯度上,极目远眺,连绵山峦,纵横起伏,盘踞在这黄土高原沟壑间的黄河犹如一条巨龙,在修炼中开凿出了“天下第一湾”的奇观,酷似天地造化的天然太极图,游客无不叹为观止。

  许多人并不知道,在距乾坤湾十几公里处,竟还有一个清水湾。据传,当年毛主席率领红军就从这里上岸,也留下不少历史印记。

  黄河蛇曲国家地质公园的规模很大,能看出当地政府对旅游高度重视,推出了以“品尝延川红枣、体验黄河漂流、观赏乾坤胜景、感受黄土风情”为主题的旅游套餐,在沿路建起了连串的休闲采摘园、窑洞民俗、黄河栈道等配置,延伸了旅游产业链。据景区经理常朋玉介绍,自沿黄观光路开通以来,乾坤湾景区游客量增加了8%,车流量增加了14%。

  告别乾坤湾里的黄河,又经过了百余公里的高山颠簸,再一次见到黄河时,已到了“玉关九转一壶收”的宜川壶口。

  如今的壶口已是游人如织,游客较先前增加了一成多。为了旅游中的文化传播,景区正在排练有90人参加的民俗实景剧《黄河大合唱》。作为一个常设项目,《黄河大合唱》将在国庆期间与游客见面,使人们在实地的感受中回味那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

  有了沿黄观光路的陪伴,秦晋大峡谷已不再是沧桑悲凉的昔日,而是以“地球脸上最美丽的伤痕”,隐身于巍峨的陕北高原中。

  看“鱼米之乡”白鹭飞翔

  穿过一条长长的隧道,记者进入了“有故事的韩城”。

  路上,煤炭销售车、能源运输车川流不息,党家村、司马迁祠近在路边,大红袍花椒漫山遍野、羊肉饸饹香味扑鼻……

  为了不再留有遗憾,记者没有在当天赶往终点,而是在大荔借宿一夜之后,于沿黄观光路上的第三个清晨重返合阳,看那关中地带水美鱼肥的“江南水乡”。

  这里的左岸,完全不见了山的影子,广阔的天地中,千米之外的黄河静静相伴。右岸,也早已没了陡峭山峰,浑厚的黄土山崖在百米之外整齐地连绵着,公路的两侧,已是良田亩亩,水田陌陌。

  顺着国家黄土峰林公园的休憩亭走进北连坡、三郎峪观景亭,眼前是一方方成熟的莲池和鱼塘,微风起,池池清水吹皱。

  去过大荔的人应该都知道,在黄河岸边范家镇的华原村里,每一户人家的屋顶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福”字,与背后山顶上的“福佑古寨”遥相呼应,极具特色。由于色彩分布均匀,从山上往下看,整个华原村酷似“一条正在游泳的鱼”。

  这时,一声汽笛音惊动了在黄河滩上栖息的白鹭,它们凌空飞翔,轻盈的翅膀闪动得芦苇也在摇曳,引得人们纷纷驻足观赏,拍摄留影。

  “向北像延安,向南像江南。”如今,千万别小看了这惊涛拍浪的黄河岸。据统计,西安鱼类市场80%的份额就来自于此,“靠水吃水”的农民,使沿黄观光路越发变得车水马龙。

  同时,12米宽的沿黄观光路干净整洁,两边是鱼翔浅底,荷叶摇曳。红底色的自行车赛道蜿蜒向前,风景旖旎,俨然一幅油彩画。

  沿黄河岸边一路走来,记者也算是开了眼,不仅看到了红提、苹果、冬枣等果品,见到了玉米、小麦、水稻等粮食,还遇到了胡萝卜、苜蓿、西红柿等蔬菜,甚至还有五六种叫不上名的陌生物种。

  如此看来,今日的秦东大地,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粮仓,而是具有了现代化元素的五彩田园世界。

  一路向南,望着朦胧中依稀可见的华山,我们跨上了沿黄观光路上的最后一座桥——渭河特大桥。这座长度为4710米的公路桥,是千里渭河上跨度最长、施工难度最大、工期要求最紧、技术标准最高的桥。

  “一桥飞架,道通八方。”

  桥上桥下,记者几度停留,观赏着蜿蜒的渭河,饱览着秋色的沃野,一幅田园风光尽收眼底。

  向东的不远处,渭河在潼关将告别关中平原,汇入自北向南的黄河,两河相汇后,黄河带着在陕西的收获,一路向东狂奔,直到将自己一路不舍的黄色基因融入蔚蓝色的太平洋……

  跨过渭河特大桥,9月24日下午5时,我们终于抵达了华阴市的“宝莲灯”下,这里,是沿黄观光路的终点。

  我们环绕“宝莲灯”一周,为了向沿黄观光路的开通致意,也为了庆贺我们这次旅途的小小胜利。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已经走过,我们已经看过,我们已经体味过。

  在今后,在回到长安的日子里,伴随我们记忆的,不再只有千里黄河,还有,如黄河一般神奇的千里沿黄观光路……(文/图 记者 韩秀峰 武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