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文献>历史文献


堵塞决口东复故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2日  贾昌朝  责任编辑:裴亮

    按夏禹导河过覃怀,至大伾,酾为二渠,一即贝邱西南,河渠书称北过洚水至于大陆者是也。一即漯川,史说经东武阳由千乘入海者是也。河自平原以北播为九道,齐桓公塞其八而并归徒骇。汉武帝时决瓠子,久为梁楚患,后卒塞之,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复禹旧迹。至王莽时,贝邱西南渠遂竭,九河尽灭,独用漯川。而历代徙决不常,然不越郓、濮之北,魏、博之东。即今澶、滑大河,历北京朝城,由蒲台入海者,禹、汉千载之遗功也。国朝以来,开封、大名、怀、滑、澶、郓、濮、棣、齐之境,河屡决。天禧三年至四年夏连决,天台山傍尤甚。凡九载乃塞之。天圣六年,又败王楚。景祐初,溃于横陇,遂塞王楚。于是河独从横陇出,至平原,分金、赤、游三河,经棣、滨之北入海,近岁海口壅淤,淖不可浚,是以去年河败德、博间者凡二十一。今夏溃于商胡,经北都之东,至于武城,遂贯御河,历冀、瀛二州之域,抵乾宁军南,达于海。今横陇故水,止存三分,金、赤、游河,皆已堙塞,惟出壅京口以东,大污民田,乃至于海。自古河决为害,莫甚于此。朝廷以朔方根本之地,御备契丹,取财用以馈军师者,惟沧、棣、滨、齐最厚。自横陇决,财利耗半,商胡之败,十失其八九。况国家恃此大河,内固京都,外限戎敌。祖宗以来,留意河防,条禁严切者以此。今乃旁流散出,甚有可涉之处,臣窃谓朝廷未之思也。如或思之,则不可不救其弊,臣愚窃谓救之之求,莫若东复故道,尽塞诸口。按横陇以东至郓、濮间,堤埽具在,宜加完茸。其堙浅之处,可以时发近县夫,开导至郓州东界,其南悉沿邱麓,高不能决。此皆平原旷野无所扼束,自古不为防岸以达于海,此历世之长利也。谨绘漯川、横陇、商胡三河为一图上进,惟陛下留省。

 

    〔注〕选自《资治通鉴长编》一六五卷,参以《资治通鉴》三卷略有改动。作者贾昌朝,字子明,天禧初赐选士,庆历中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英宗时封魏国公。卒谥文元,有奏议文集百余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