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文献>历史文献


治河杂论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2日    责任编辑:裴亮

  黄河自宿迁而下,河博而流迅,治法宜纵之,必勿堤。宿迁而上,河窄而流舒,治法宜束之,亟堤可也。又徐邳水高而岸平,泛滥之患在上,宜筑堤以制其上。河南以堤治,是灭趾崇顶者也。徐邳以埽治,是摩顶拥踵者也,其失策均也。 

  河堤之法有二:有截水之堤,有缕水之堤。截水者,遏黄水之性而阻之者也,治水者忌之。缕水者;顺河之势而束之者也,治水者便之。夫水之为性也,专则急,分则缓。而河之为势也,急则通,缓则淤。若能顺其势之所趋,而堤以束之,河安得败?惟河欲南而截之使北,欲合而截之使分,以逆天地之气化,而反天地之血脉,河始多事也已。

  河南属河上源,地势南高北下,南岸多强,北岸多弱。夫水趋其所下,而攻其所弱。近有倡南堤之议者,是逼消极因素使北也,北不能胜,必攻河南之铜瓦厢,则径决张秋。攻武家坝,则径决鱼台,此覆辙也。若南攻不过溺民田一季耳,是逼之南决之祸小,而北决之患深。

  治漕有八因:因河之未泛而北运,因河之未冻而南运;因风之南北为运期;因河之顺流为运道;因河安则修堤以固本;因河危则塞决以治标;因冬春则沿堤以修;因夏秋则据堤以守。是谓八因。有三策:四月方终,舟悉入闸,夏秋之际,河复安流,上策也;运艘入闸,国计无虞,黄水啮堤,随决随补,中策也;夏秋水发,运舸渡河,漕既愆期,河无全算,斯无策矣。是为三策。五行之胜,金圆、木直、水曲、火锐、土方。夫水之不可使直,犹木之不可使曲也。黄河九折而入中国,每折千里,此西域之河耳,亦折之大者耳。若自三门七津而下,由安东入海,仅仅二竿千里而强,不知几百折也。故能盘旋停蓄而不泄,若人之肠胃然。丹田以上多直遂,丹田以下多盘曲,然后停蓄而注于膀胱,否则径泄气射毙也久矣。黄河之在西域,丹田而上者也;流入潼关,丹田而下者也。故入西域,折以千里计,入潼关,折以数十里计,是注膀胱之势也。每折必扫湾,在河南制之以埽,在徐邳之制以堤,吾谨备之耳。若恶其埽湾必导之使直,是欲直肠胃使从管达膀胱也,岂惟人力不胜之,倾岩急泻,是谓敝河,故大智能制河曲,不能制河填者,势也。

  黄河险工,当以头年下埽,为次年之防,一年积料,为两年之用,则桑土早备,阴雨无虞矣,慎之哉。

  黄河非持久之水也,与江水异,每年发不过五六次,每次发不过三四日,故五六月是其一鼓作气之时也,七月则再鼓,而八月则三鼓且衰矣。故万一河势虚骄,锐不可当,我且避其锐气,固守要害,如河南之铜瓦厢,山东之武家坝,徐州之曲头集,布阵严整,三守四防以待之。而姑以下要豁之地委而尝之,以分弱其势,持之稍久,水势渐落,复将所委之堤,随缺而随补之,刻期高厚,勿令后水再由。如此则河之攻我也有限,我之安河也无穷。

  四防中,风防尤宜慎之。房村决,风涛鼓击不已,黄吕梁以巨舟四十,障于决口,风涛遽静,亦奇事。然河堤千里,舟不及也。古有黄河风防之法,如遇水涨,涛击下风堤岸,则亦秫秸粟藁,及树枝划蒿之类,束成捆把,遍浮下风之岸,而系以绳,随风高下,巨浪岂能排击藁束,且以柔物,坚涛遇之,足杀其势,堤且晏然于内,排击弗及,丁夫却于堤外培土,此风防之要法也。捆藁仍可贮为卷埽之用,盖有所备而无所费也。

  河决之患有二:如上有所决,下无所泄者,曰溢快,不必斗水抢筑,俟涨落水出,直塞之耳。若上决而下泄者,曰通决,此不可少需,抢筑可也。否则流冲势泄,恐成河身,则正河流缓而淤矣。余于房村,以抢筑法施之,正河即安。

  潘公曰:“多穿漕渠,以杀水势,此汉人之言,然特可言秦晋以上之河耳。若入河南,水汇土松,大穿则全河由渠,而旧河淤;小穿则水性不趋,水过平陆耳。夫水专则急,分则缓;河急则通,缓则淤。治正河,可便分而缓之道之便淤哉?今治河者,第幸其合,势急如奔马,因而顺其势,堤防之约束之,范我驰驱,以入于海,淤安可得停?淤不得停则河深,河深则水不溢,亦不舍其下而趋其高,河乃不决。”愚按多穿漕渠以杀水势,但不可施之于黄河耳,凡清水之河,皆可用之。骆马河之下为中河,则中河可以多穿漕渠也。洪泽河之下为周家桥、翟家坝、高良涧、古沟、高家堰、武家墩,则周家桥、翟家坝等处,皆可穿漕渠也。仍宜各设闸座,水小则闭闸蓄水以敌黄,水大则开闸放水以溉田,可以除水之害,可以资水之利,一举而两得也。武家墩之下为运河,亦宜多穿漕渠以杀水势,可以溉民田,而运河可免泛滥冲决之虞。凡可以穿漕渠之年皆宜建闸,其下皆宜水田,仍令地方官兼管水利事,如同知通判及县丞主簿之类皆可兼之,则民生既可以资水之利,而河道亦可免泛滥冲决之患矣。

  〔注〕选自《清经世文编》卷一○一。作者张伯行(1650-1725)清仪封(今兰考)人,字孝先,康熙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著有《正谊堂文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