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文献>历史文献


治河三法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2日  游百川  责任编辑:裴亮

    自来论河者,分持南行北行二说。臣详察形势,将来遇伏秋盛涨,复折而东,自寻故道,亦未可知。若挽以人力,则势有万难。一则北堤决后,已冲刷净尽,筑提进占,工已甚巨。且全河正流北行,中流堵御以图合龙,必震骇非常,办理殊无把握。一则故道旁沙岭势难挑动,且徐、海一带河身涸出淤地千余里,民尽垦种,一旦驱而之他,民岂甘心失业?此南行之说应无庸议也。至大清河本汶、济交汇,自黄流灌入,初犹水行地中,今则河身淤垫,既患水不能泄,自济上下,北则济阳、惠民、滨州、利津,南则青城、章丘、历城至邹、长、高、博,漫决十一处。窃维河入济渎已二十八年,其始误于山东无办河成秦,诱民自为堤埝,纵屡开决,未肯形诸奏牍,贻患至斯。今则泛滥数百里,漂没数百村,编历灾区,伤心惨目。谨拟办法:

    一、疏通河道。黄初入济,尚能容纳,淤垫日高,至海口尤日形淤塞。沙淤水底,人力难施,计惟多用船只,各带铁蓖混江龙,上下拖刷,使不能停蓄,日渐括深。疏导之方,似无逾此。

 

    一、分减黄流。济一受黄,其势岌岌不可终日。查大清河北,徒骇最近,马颊较远,鬲津尤在其北。大清河与徒骇最近处在惠民白龙湾,相距十许里,苦由此开筑减坝,分入徒骇河,其势较便。再设法疏通其间之沙河、宽河、屯民等河,引入马颊,鬲津,分疏入海,当不复虞其满溢。

    一、亟修缕堤。民间自筑缕堤,近临河干,多不合法,且大率单薄,又断续相间,屡经塌陷,一筑再筑,民力困竭。今拟自长清抵利津,南北岸先筑缕堤,其顶冲处再筑重堤,约长六百余里,仍惜民力,加以津贴,可计日成功,为民捍患,民自乐从。至谓治水不与水争地,其法无过普筑遥堤。然济、武两郡,地狭民稠,多占田亩,小民失业,正非所愿。且其间村镇庐墓不可数计,兼之齐河、济阳、齐东、蒲台、利津皆城临河干,使之实逼处此,民情未免震骇。价买民田,需款不下四五百万,工艰费巨,可作缓图。臣所以请筑缕堤以济急,而不敢轻持遥堤之议者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