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史迹


金元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1日    责任编辑:李云琦

  金元两朝是少数民族先后由北方进入中原地区的。为恢复战争和河患加给中原地区的创伤,金元王朝采取了一些恢复经济的措施。金朝在中原地区实行“屯田军”的制度,自“燕山之南,淮陇(淮水和陕西、甘肃)之北”都有屯田军驻屯,重视农田水利建设。金明昌六年(1195年),章宗完颜璟下诏,奖励创增水利者;兴定五年(1221年),宣宗完颜珣亲自主持“议兴水田”。元朝多次颁布法令,禁止蒙古军队摧残农业生产,禁止把大片农田废为牧场,并鼓励流民耕种荒地。至元七年(1270年),设立了“专掌农桑水利”的机构“司农司”。不久又向全国颁发了《农桑辑要》一书。 

  随着社会经济的恢复,金元两朝的文化科学技术亦随之进步。 

  一、科学技术 

  (一)农业著作 

  元东平人王桢,字伯善,他综合了黄河流域旱田耕作和江南水田耕作两方面的生产实践,于1313年写成了《农书》。全书分三个部分:1.“农桑通诀”。总论农业的各个方面,基本思想是“以农为本”,综合天时、地利、人事各方面的有利因素,来发展生产。2.“农器图谱”。罗列了各种与农业有关的工具,分别附图说明。它展示了中国古代农业生产器具方面的卓越成就,后代的农书和类书所记述的农具大部分都以它为蓝本。3.“谷谱”。谈栽培技术,包括农作物、果、蔬、竹、木、药材等的栽培各论。在王桢《农书》成书的第二年,即1314年,鲁明善在任寿阳(今安徽寿县)郡监时撰述了《农桑撮要》。书中按月列举应做的农事,包括农作物、果、蔬、竹木的栽培,家畜、家禽、蚕、蜂的饲养,以及农产品的加工贮藏和酿酒等,是农家历性质的农书。通行本亦作《农桑衣食撮要》。这些农业著作,对于总结和发展农业生产都具有现实意义。 

  (二)治河兴利 

  金元时期治河最有成绩的当属贾鲁堵塞白茅决口。至正三年(1343年)五月河决白茅口。次年又决曹州境及汴梁,五月又大决白茅堤,向北冲决濮阳范县一带金堤。灾区广阔,遍及济宁路、曹州、濮州、东平路等地,洪水北侵安山入会通河,冲入清河入海。八年贾鲁循行河道考察地形,提出两个方案:一是修筑北流堤防,任河北行;二是堵决口,挽河仍回东流。在丞相脱脱的支持下取其后策,以贾鲁为总治河防使,于十一年四月兴工,十一月堵口成功。 

  这一时期的河工制度、技术较为成熟。首先是河防责任制的加强。据《金史·河渠志》记载,金初,下游沿河置25埽,每埽设巡河官一员。每四埽或五埽设都巡河官一员,分别管理所属各埽。全河总共配备埽兵1.2万人,每岁用薪111.3万余束,草183万多束。第二,在修堤筑埽方面也有新的发展。据《至正河防记》载,元时治堤有所谓“创筑、修筑、补筑”之别。根据堤的不同作用和特点,当时还把堤分成“刺水堤”、“截水堤”、“护岸堤”、“缕水堤”、“石船堤”等数种。“刺水堤”具有挑水作用,“截水堤”是堵截串沟支汊所修的堤,“缕水堤”为束水的小堤,“石船堤”就是贾鲁治河时所用的沉船法所筑起的堤防。对于埽工,元代根据作用、形状的不同特点,区分为“岸埽”、“水埽”、“龙尾埽”、“拦头埽”、“马头埽”等多种。据《至正河防记》记载,贾鲁于白茅堵口时,曾于口门附近修刺水堤时作埽。第三,重视对修堤土质的鉴别与选择。第四,工程定额的计算,为制定工程计划和施工提供了比较科学的依据。 

  在治河经验大量积累的基础上,这一时期还出现了研究治河经验和介绍治河技术的著述。金花部郎中蔡珪撰《补正水经》三卷,学者认为这是郦学研究的肇始,是这一时期主要的河川水利著作。宋人沈立编成的《河防通议》,流传到金代时,曾得到修订补充;到了元代至治年间(13211323年)又由色目人沙克什加以纂集,保存了下来。这是现存最早有关治黄的著作。此外,元末欧阳玄著的《至正河防记》,对黄河抢险、堵口等施工方法,作了详细的论述。这些专著都为后人研究治河问题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这时期的水利建设,元代较为突出。蒙古统治者窝阔台,采取了梁泰关于修复陕西三白渠的建议,整修了三白渠,使以前历代都相当发达的关中古老引泾灌区得到了初步恢复。据《元史·食货志》记载,元世祖忽必烈于中统元年(1260年)就诏告天下:“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本,衣食以农为本”,确定了重农的国策,并设置了劝农司、司农司等机构,专门主管农桑水利事业。并于中统二年,命提举王允中、大使杨端仁开沁河渠,命郭守敬到达西夏,修复了当地“废坏淤浅”的古灌渠。元世祖时又于汾水之滨开了利泽渠、善利渠、大泽渠,灌赵城、洪洞、临汾等地广大农田。元世祖以后,又对广济渠进行了整治,继续维修陕西古老引泾灌渠,并制定了一套管理制度,使黄河流域的古老灌区获得了新生。 

  漕运在元朝也有较大成就。元建都大都(今北京市),王朝所需的一切财物和以前几个朝代一样,“无不仰给于江南”。当时,因为陆运相当困难,遂改采海运,“岁漕东西粟,由海道以给京师。”(《元史·食货志》)为了在陆上另开一条贯通南北的水道,“以通南北之货”,元代陆续在今山东、河北地区开辟一道连接京城大都与江南的航道。虽然这条运道终元一代并未发挥很大作用,但却为明清改建南北大运河奠定了基础。 

  (三)天文、历法、数学 

  这时期,天文历法较有成就的也是元代。其中最为出色的是郭守敬等人制定的《授时历》。它应用弧矢割圆术来处理黄经和赤经、赤纬之间的换算,并用招差法推算太阳、月球和行星的运行度数。《授时历》的精度很高,它以365.2425日为一年,同地球绕日一周的实际时间只差26秒,和现行的公历的一周年相同,但比它早出现300年。《授时历》如此精确,一方面由于郭守敬等人创制和改进了许多天文仪器,包括简仪、仰仪、圭表、候相仪、景符和窥几等将近20种观测天象的仪器,这些仪器的特点简单而精确,便于应用。另一方面,他又主持了全国的观测工作。在全国统一、版图扩大的元朝,观测的范围比前代扩大了,当时设立27个测景所(测夏至影长、昼夜时刻及北极高度),南从北极15°的海南,北到北极65°的北海,都派人去测量。这是前代做不到的。现在河南登封告成镇还保留着当时建立的“观星站”,就是为测量夏至日影长度而建造的。 

  元代的数学已有较高的水平。郭守敬制订的《授时历》,就是应用了招差法和弧矢割圆术。所谓招差法,乃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根据高阶等差级数的规律导出的一种内插法。在实践中《授时历》用到三次差,而理论上这种方法也可以推广到任意高次。所谓弧矢割圆术,是将圆弧线段化成弦、矢等直线线段来计算的一种方法,在它们的化算中使用了若干的球面三角术相结合的公式。这两种方法的应用,使《授时历》在数学计算上得以超越前人。此外,《授时历》的突出成就有废弃繁杂的上元积年法,既可使计算趋于简便,又可提高计算的精度;改平气为定气以及采用万分法(以一万为各天文常数的统一分母),避免了复杂的分数运算,等等。 

  (四)建筑 

  金元的建筑以木结构为主。元朝的木结构技术有新的发展。黄河流域保留到今天的元代木结构建筑物——殿堂,主要分布在今山西、陕西两省。如山西繁峙的灵岩寺,高平景德寺,洪洞广胜寺,大同华岩寺、善化寺,芮城永乐宫等。这些寺庙建筑,可追溯到辽金,但元代的殿堂建筑又有其特色。它们可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传经式,一种是大额式。传经式就是沿袭唐宋以来的木结构梁架形式,只是在用料上有所减少。大额式是元代的一种新创造,它采用了移柱与减柱的方法,达到了扩大殿堂内部空间的效果。 

  (五)制陶 

  金元黄河流域的制陶业还是沿袭北宋的烧制方法。今河南禹县的钧窑,烧制出来的瓷器仍然如玫瑰、海棠、天青诸色,非常艳丽。陕西铜川的耀州窑,在金代主要产青瓷和仿玉的月白色的青白玉釉瓷。在元代主要产品为姜黄色青釉瓷,兼烧黑、白和白釉黑花瓷。此外,钧窑还分布在河南的临汝、郏县、登封、新安、汤阴、安阳,山西的浑源、怀仁、临汾、介休,内蒙古的包头等地。耀州窑在陕西铜川邻近的瓷窑,还继续仿烧制造。 

  (六)纺织 

  金元黄河流域的纺织技术,从元代山西万泉(今万荣县)人薛景石编写的《梓人遗制》中得到反映。这是薛景石继承了先辈和当代人的木工技术,加上自己长期实践的经验积累,利用工余之暇,编写的中国古代著名的木工技术专著。书中所载纺织机具包括华机子(提花机)、立机子(立织机)、罗机子(专门织造罗类织物的木机)以及掉籰座和泛麻子(用于穿综、修纬一类机具)等六项。所有这些都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王桢在他的《农书》中,还对宋代出现的水力发动的多锭大纺车的结构作了简单的介绍。这种纺车可以安装32个锭子,利用水力或畜力发动。王桢赞扬这项发明创造“更凭水力捷如神”,同时极力推广这种先进的生产工具,希望能够作到“画图中土规模在,更欲地方得共传”。 

  (七)医学 

  金元医学,在黄河流域要数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张子和了。张子和,名从正,金代考城(今河南兰考)人。他自创“邪去则正自安”学说,创有“汗、吐、下”三法。主张用大黄、芒硝等凉药以驱邪气。著有《儒门事亲》15卷。此外,金道士、宁海(今山东牟平)人马丹阳,在针灸法上也有独到的医术。 

  (八)地学 

  金元对地学的研究已深入了一步。都实考察河源是元代关注黄河的一件大事。至元十七年(1280年),元世祖忽必烈派都实为“招讨使佩金虎符”,带领一队人马到黄河源进行正式勘察和研究。都实一行自河州(今甘肃临夏市)宁河驿出发,登杀马关,穿过今甘肃南部崇山峻岭直插积石山东端,然后溯河而上,历时四月到达河源地区。在完成了对河源的考察、研究以后,他们满载丰硕成果,于同年冬天回到大都,将所见所闻绘图上报。元人潘昴霄根据都实之弟阔阔出的转述,写成《河源志》一书。 

  这时,编制地图也已有相当水平。元人王喜编绘有《汉河之图》、《宋河之图》、《治河之图》、《河源之图》。元李好文编有历史地图集《长安志图》。元朱思本的《舆地图》是科学总结与实地调查有机结合的产物,是朱思本一生中精力荟萃之作。《舆地图》上的黄河源已反映了元初都实奉命勘察黄河源在星宿海的重要收获。此图精确度达到了较高水平,成为明清两代中国舆地图的重要范本。 

  (九)雕版印刷术 

  金元雕版印刷盛行。金代雕版中心之一,就是黄河流域的平水(今山西临汾)。所以山西书坊的刻书业很兴旺。如原藏于山西省赵城县广胜寺的金刻本《赵城金藏》和金代平水坊木刻本《刘知远诸宫调》等,今皆视为瑰宝。更有胜者,元代的王桢继北宋毕昇创造泥活字后,又创造了木活字。王桢在他所著的《农书》中,对于写刻字体,修整活字使其大小划一,排字上版求其平整,以及如何印刷等方法都作了详细的记述,较好地解决了木活字印刷中一系列的具体技术问题。他还创造了转轮排字架,采用了以字就人的科学方法。敦煌和宁夏都曾发现元代回鹘文和西夏文木活字。王桢《农书》中还记载了元代已有人制成锡活字。这是世界上最早的锡活字, 

  元代的印刷术传到伊朗,以后又传到非洲和欧洲,对世界文化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二、艺术 

  (一)绘画、书法、雕塑 

  1.绘画。这时期,壁画是绘画艺术的一大特点。今山西省洪洞县的广胜寺内的水神庙应王殿,是元延祐六年(1319年)重建的。殿内布满壁画,是泰定元年(1324年)当地画师王彦达、赵国祥等人所作。内容为祈雨图、降雨图、宫廷侍女图等。今山西省繁峙县的岩山寺(初名灵岩寺)文殊殿内的四壁满绘壁画,是金大定七年(1167年)宫廷画师王逵等人所作。画壁内容,西壁为佛教故事;东壁内容除佛教菩萨弟子、金刚等说法像外,多为本生故事和经变故事;北、南壁为经变、说法、建筑等为主题的佛传故事。画面除宗教说教外,还有宋金时期社会风貌、市井民情等内容。今山西省芮城县的元代永乐官内各殿四壁,也绘满精美的壁画,题材丰富,画技高超,既有确切年代可考,又留有画师姓名,为一代寺观壁画之冠。 

  2.书法。金代河东(今山西永济)人王庭筠、奉节(今山东泰安)人党怀英等都是著名书法家。王庭筠书法学北宋米芾,他的《重修蜀先主庙碑》可代表金人的书法水平。元代的赵孟頫,书法学李邕而以王羲之、王献之为宗,所写碑版甚多,圆转道丽。工书法,尤精正、行书和小楷,人称“赵体”;柯九思,书法学唐初的欧阳询,书风雄健稳秀,作品有《老人星赋》;康里巙,书法学初唐的虞世南,书风刚健精熟,作品有《颜鲁公传张旭笔法十二意》。另书法学于北宋黄庭坚的倪瓒,亦为元代著名书法家。 

  3.雕塑。金元开窟造像之风虽不及前代之盛,但遗风尚存。金代造像以今山西大同市善化寺大雄宝殿保存的五方佛与护法诸天像为代表。元代造像,有今山西新绛福胜寺和襄汾普净寺的彩塑菩萨,晋城青莲寺西配殿的地藏王菩萨与十殿阎君,晋城玉皇庙西庑彩塑二十八宿星君。元代道教石窟,以太原龙山元全真教重要人物宋德方(道号披云子)于蒙古太宗八年(1236)开凿的三清洞最为重要,其中的太上老君像,长须挂腮,表情豁达,风神高逸。造像风格日益世俗化。 

  金元雕砖艺术成就卓著。今山西侯马金明昌七年(1196年)董氏墓,除有宴饮、出行、乘马武士等雕砖之外,在墓室北壁戏台形壁龛内,还发现5个杂剧俑。今山西稷山金墓出土孝子故事雕砖,用圆雕形式刻划成组人物,形象高低错落,人物顾盼呼应,耐人观赏。今河南焦作西冯村元墓出土砖雕儿童杂剧俑19件,或吹拍茄,或吹排箫,或鸣短笛,或捧注子,或扛牌或舞蹈,神态生动活泼。此外,今陕西户县贺氏墓出土的及山西太原征集的元代灰陶俑,比例匀称,姿态生动。 

  元代用蒙古文字刻制的碑刻,因文而异。用回鹘式蒙文刻制的碑刻有《紫徽宫碑》刻于蒙古窝阔台十二年(1240年),在汉文皇后懿旨文末刻有回鹘式蒙文的令文3行,在今河南济源。《西宁王忻都公神道碑》,刻于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蒙汉文对照,蒙文据汉文译,在甘肃武威。用八思巴蒙文刻制的碑刻分布于今陕西周至、韩城,甘肃泾川,山西太原,河南安阳、许昌、浚县,山东邹县等元代寺观遗址。西夏文自西夏主李元吴于广运三年(1036年)颁布施行,到了元代还继续使用。主要流行于甘肃、宁夏一带。这种文字在甘肃敦煌莫高窟能见到元至正八年(1348年)速来蛮西宁王所刻的《大字真言碑》。 

  (二)戏曲 

  杂剧自北宋兴起后,在金代统治区又发展成为一种叫“诸宫调”的说唱形式,铺演长篇故事。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就是它的代表。杂剧到元代发展成为一种艺术也定型了。 

  杂剧到元代已臻成熟,形成鼎盛。在黄河流域及北方著名的戏曲家及杂剧本有:关汉卿,大都(今北京)人,有著名杂剧《窦娥冤》、《救风尘》、《望江亭》、《拜月亭》、《单刀会》等;王实甫,大都人,其杂剧《西厢记》最为成功;白朴,隩州(今山西河曲附近)人,出色作品有《墙头马上》、《梧桐雨》等;马致远,大都人,著名杂剧有《汉宫秋》等;郑光祖,平阳襄陵(今山西临汾附近)人,有爱情杂剧《倩女离魂》等;宫天挺,大名开州人,有著名杂剧《范张鸡黍》等。 

  前列的戏曲家亦多为著名的散曲家。此外,还有张养浩,山东济南人,有散曲集《云庄休居自适小乐府》,等。 

  三、文学 

  这时期黄河流域及北方的文学还是继续发展着的,出现了一些著名文学家及作品。如金代的元好问,秀容(今属山西忻县)人,作有《遗山集》,编有《中州集》。元代有刘因,河北容城人,有《静修集》;萨都剌,定居雁门(山西代县治),著有《雁门集》。 

  四、宗教 

  金元佛教、道教盛行。在北方,道教分为三大派,即全真教(也称全真道)、真大教和太一教。其中以全真教尤盛,势力最大。金大定七年(1167),王重阳在山东宁海(今牟平)全真庵讲道时所创立。王重阳,咸阳(今属陕西)人。传说于甘河镇(今陕西户县境)遇异人,得修炼秘诀,于是弃妻离子,在终南山一带修道。后住山东昆崳山(今山东牟平东南),在文登、宁海、莱州诸地讲道。教旨以“澄心定意,抱元守一,存神固气”为“真功”,“济贫拔苦,先人后己,与物无私”为“真行”,功行俱全,故名全真。后50年,其徒丘处机为元太祖尊为国师,号长春真人,总领道教,于是到处建立道观。尊王重阳为教祖,元世祖封为“全真开化君”。著有《重阳全真集》、《教化集》、《立教五十论》等。王重阳的徒弟马丹阳,山东宁海(今牟平)人。大定七年与妻子孙不二同拜王重阳为师,后开全真遇仙派,是道教全真道北七真之一。元至元六年(1269年),封“丹阳抱一无为真人”。著有《神光璨》、《洞玄金玉集》等。山西省芮城县的永乐宫,就是元代全真教最典型的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