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史迹


三国晋南北朝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1日    责任编辑:李云琦

  三国、晋、南北朝,中国处于分裂局面,但各政权在初建伊始,或多或少采取了一些措施,以恢复生产,使得在战争间歇期间,出现了生产恢复和经济繁荣的景象。曹操为了解决军食民需,巩固扩大自己的势力,发布了“屯田令”,开始在“许下屯田”。接着在曹操势力所及的关中和其他州郡,一般设立屯田官,招抚流亡,建立了一套管理制度。经过努力,遭受战争破坏的农业生产有了很大起色,为曹操击败袁绍、乌桓,全部统一黄河流域和北方地区,起到了很大作用。北魏在统一北方后,也比较重视农业生产,孝文帝在农业上进行改革,使北方大量的荒地被开垦,恢复和发展了农业生产。所以,中原地区的原有文化传统没有中断。 

  魏、西晋、北魏都在或曾在洛阳建都,西魏、北周在长安建都,东魏、北齐在邺建都,黄河流域仍然保持着中心的地位。文化和科学技术也在秦汉的基础上前进了一步,并出现了一批杰出的科学家。 

  一、科学技术 

  (一)农学 

  这时期黄河流域农业生产及耕作技术都有了提高。北魏贾思勰所著的《齐民要术》中反映了这方面的情况。《齐民要术》所讨论的地区范围包括现在山西东南部、河南中南部和北部以及山东等地。这些地区大都位于黄河中下游,气候干旱少雨。对如何在干旱地区整地、中耕、保墒,如何保护、提高地力等,书中都有精辟的叙述。《齐民要术》对黄河中下游地区水稻的栽培技术也都作了详细的记述。此外,《齐民要术》还反映了中国古代丰富的生物学知识。此书的问世,标志着中国北方农业体系的成熟。 

  (二)治河与水利 

  魏晋之际,对黄河和汴河进行过两次较大的治理。一次是在魏黄初大水之后,汴口石门被冲毁,黄河、济水不断泛滥。为使洪水有所约束,正始间邓艾写了《济河论》,提出治理意见,并重建了东汉时的石门工程。晋武帝时,汴口又被黄河水“浸坏”,傅祗出任荥阳太守,组织人力在汴口兴修了一道沈莱堰,使黄河水有控制地进入汴水和济水,平息了水患。这时期对治理黄河还有一些卓识与建议,从分析洪水泛滥的原因入手,提出具体的治河方法,并对施工计划、组织领导、治河后的作物安排都有具体意见。此外,还有华峤的“浚导河渠,巡禹之旧迹,置都水官”的建议(见《晋书》本传);傅玄的将河堤“分为五部,使各精其方宜”,重用“精练水事”的河堤谒者石恢的一系列意见(见《晋书》本传)等。 

  这时期,虽然处于割据分裂状态,但各政权也因政治、经济、军事上的需要,在农田水利、航运上做了工作。曹魏水利,在曹丕代汉后的几十年中,由于蜀、吴两敌当前,军队供应的迫切需要,曹魏对屯田仍然比较重视,并积极兴修了一批水利工程。青龙元年(公元233年),在关中地区除重修了汉时的成国渠,自陈仓(今陕西宝鸡东)至槐里(今陕西兴平)引汧水灌田外,还在同州(今陕西大荔县)引洛水“筑临晋陂”以灌田(《晋书·食货志》)。此后,又在黄淮之间大兴水利。正始三年(公元242年)司马懿“奏穿广漕渠,引河入汴,溉东南诸陂”(《晋书·宣帝本纪》)。正始四年(公元243年),司马懿又在浚仪(今开封)之南,“修淮阳、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颍,大治诸陂于颍南、颍北,穿渠三百余里,溉田二万顷,淮南、淮北皆相连接。”(《晋书·食货志》) 

  在开发西北和黄淮水利以前,河内郡野王县(今河南沁阳县)典农中郎将司马孚还在黄初六年(公元225年)前后,重整了汉代开发过的引沁灌区。 

  北魏时,在西北重镇薄骨律(镇治在今宁夏灵武县西南),由镇将刁雍主持,在黄河西岸开新渠40里,修旧渠80里,修建一处引黄河水的大型灌区。这一大型灌区大约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青铜峡以下的黄河西岸。整个工程不仅修有100多里的渠道,而且因地制宜增修了拦河坝,保证了灌溉用水。因为这条渠建于艾山附近,故称此渠为艾山渠。 

  西魏大统十三年(公元547年),在关中引泾河水重开白渠。大统十六年,在今富平县造富平堰开渠引水注入北洛河。北周保定二年(公元562年),在今山西永济县开河渠,今陕西大荔县开(修)龙首渠扩大灌溉面积。 

  曹操对航运的开发很重视。建安七年(公元202年),曹操行军至浚仪(今开封).在浚仪与睢阳(今河南商丘)之间治睢阳渠(即汴渠之一段),引黄河水沟通黄河和淮水的联系。建安九年,曹操率军渡过黄河进攻袁绍余部,在淇水入黄河的地方,修枋头堰,“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建安十一年,曹操远征北方的乌桓,派人“凿渠·自滹沲入泒水,名平虏渠。又从洵河口凿入潞河,名泉州渠,以通海”。建安十八年,曹操为了改善他的封地邺的交通条件,“凿渠引漳水入白沟以通河。”(此段引文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在曹丕和司马懿父子的主持下,魏于黄河之南、淮河之北又修了贾侯渠、讨虏渠、广济渠等,既可灌溉,又能通航,更加密切了黄河和淮河水系的联系。 

  此外,司马懿于魏景初二年(公元238年),司马炎于晋泰始三年(公元267年),还曾两次组织数千人,在陕州整治了黄河三门峡险滩,疏通运道。晋泰始十年(公元274年),司马炎鉴于三门峡航运困难,在今陕县南山选择谷地开渠,把黄河水引向山南的洛水中,使来往于京都和关中的船只避开三门之险。由于《晋书》记述过于简略,从什么地方开渠,河、洛在何处相会,施工情况如何,是否完成了这一工程,都没有确切记载,今天已无从查考了。此外,晋燕、晋秦在黄河、淮河之间经常发生战争,为了保证供应,除利用黄河水系和其他天然河道运兵运粮外,又整修和开凿了一些新的运渠。 

  北魏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命薄骨律镇将刁雍在黄河中游开辟了从薄骨律到沃野镇(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南)的黄河航道。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为疏通河、汴航道,又大修渠堰。终魏之世,河、汴的航运一直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天文历法 

  三国晋南北朝时期,在天文历法方面取得了新发展。北齐天文学家张子信,是中国古代关于太阳和五星视运动不均匀性现象的最早发现者,这是古代天文学史上继岁差现象发现之后的又一划时代的发现,对后世历法的改进产生了深远影响。今甘肃一带的北凉人赵(匪欠),在元始历中第一次打破了旧闰法,而提出3600年中有221个闰月的新闰周,使回归年和朔望月之间关系得到调整。后来祖冲之在大明历中更提出了每391年设置144个闰月的闰周,得到了更为精密的结果。 

  天文历法中的新发现与这时期天文仪器的进步是分不开的。西晋太史令陈卓综合前人的工作,绘制了圆型盖天式星图,而使星图定型化。陈卓的工作成果,一直为后人所沿用。北魏永兴四年(公元412年),在晁崇和斛兰主持下,铸成了历史上唯一的一台铁制浑仪,底座上设有“十字水平”,以校准仪器安装。这是中国历史上利用水准仪的开端。 

  (四)冶炼、鼓风 

  这时期用生铁和熟铁合成炼成钢,是炼钢技术上的新突破。北齐的綦毋怀文用灌钢法造宿铁刀,这是一种铸铁脱碳、生铁炒炼不同的新型制钢工艺。灌钢法在坩埚炼钢法发明之前,是一种先进的炼钢技术,对后世有重大的影响。鼓风技术也随着炼钢技术的突破得到推广。三国时魏国的韩暨在官营冶铁工场中推广应用水排,计其利益比马排、人排增加了3倍,提高了生产效率,为后代所流传使用。 

  (五)纺织和农田水利机械 

  马钧对纺织和农田水利等机械的改进创新,是这一时期机械制造的新成就。他最突出的是改进织机和发明(或改进)翻车。他把以前织绫用的笨拙而效率低的旧织机改造成操作简便能提高生产效率的新织机。新绫机的推广应用,促进了丝织业的发展。他所制造的翻车是以东汉毕岚的翻车为借鉴,创造出农业排灌的龙骨水车,迅速得到推广。在近代水泵发明之前,翻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提水工具之一。此外,马钧还制成了久已失传的指南车,改进了汉以来的连弩和发石车等。 

  (六)建筑 

  这时期佛教的盛行,导致了寺院建筑的大量出现。这些寺院建筑布局是在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基础上,引进了印度寺院建筑格局,如增加了佛塔建筑等。寺院有:前秦永兴年间(公元357358年)建于今山东省长清县东南方山之阳的灵岩寺,北魏神瑞元年(公元414年)建于今山西省长子县城东慈林山的慈林寺(现名法兴寺),北魏孝文帝时建于今山西省五台县城东佛光山中的佛光寺,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建于今河南省安阳市西北清凉山南麓修定寺遗址的天城寺,北魏永平至正光年间(公元508-525年)建于今河南省登封县城西北的嵩山南麓的嵩山寺,北魏时建于今河南省汝州市东北风穴山下的风穴寺,北魏熙平元年(公元516年)建于洛阳的永宁寺,有9层浮屠。据《洛阳伽蓝记》所载,高达1000尺,是当时佛教世界的最高佛塔,北魏末建于今山西省浑源县城南翠屏山峭壁间的悬空寺,北齐天保年间(公元550-509年)重建于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悬瓮山麓的晋祠,北齐天保年间建于今山西省晋城东南硖石山腰的硖石寺(是现在青莲寺的下寺),北齐皇建元年(公元560年)建于今山东省济宁市的崇觉寺,等等。 

  佛教建筑的另一种类型是石窟寺。它是依山崖陡壁而开凿出来的洞窟,工程浩大,雕刻精美。如由前秦始建经北魏、西周扩建的今甘肃省敦煌市东南鸣沙山东麓的莫高窟,西秦始建经北魏扩建的今甘肃省永靖县西南刘家峡水库的大寺沟西岸的炳灵寺,由后秦始建北魏扩建的今甘肃省天水市东的麦积山的麦积山石窟,北魏孝文帝时建于今河南省巩义市孝义镇东北寺湾村东的巩县石窟,北魏太和年间(公元477-499年)始建于今宁夏固原西北须弥山东麓的须弥山石窟,北魏开凿于今山西省大同市西部武周山南麓的云冈石窟,北魏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建于今河南省洛阳市城南龙门伊水西岸峭壁及东山头道桥沟、二道桥沟及万佛沟等处的龙门石窟,北魏宣武帝永平二年(公元509年)建立今甘肃省西峰市西北覆钟山下的北石窟寺,北周末年始凿于今山东省青州市西南的驼山主峰南崖壁上的驼山石窟,北朝建于今陕西省彬县城西的清凉山上的大佛寺石窟(原名庆寿寺),等等。 

  (七)数学 

  这时期的数学以刘徽最有成就。他著的《九章算术注》和《海岛算经》,是数学上的宝贵遗产。他不仅对《九章算术》中的大部分算法一一予以论证,同时还创立了“割圆术”等若干新的算法。《海岛算经》又称“重差”,则是中国古代关于测量数学的重要著作。 

  (八)医学 

  在两汉的基础上,这时期中国传统的医药学进入一个广泛总结整理的阶段,出现了大量医药著作。王叔和所著的《脉经》和皇甫谧所著的《针灸甲乙经》较有影响。王叔和精研医学重视诊脉,收辑前代诊脉文献,结合自己的体会,编成《脉经》10卷,是现存最早的脉学专著。又辑集散佚的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并加以整理,使这些医学文献得以保存。皇甫谧《甲乙经》一书,乃根据《素问》、《针经》、《明堂孔穴针灸治要》等书,结合个人的治病心得著成。 

  (九)地学 

  地理著作和地图集的大量涌现,是这个时期的又一特点。与黄河有关的如晋初挚虞所著的《畿服经》,西晋裴秀编制的《禹贡地域图》,北魏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等。 

  郦道元先后在今山西、河南一些地方任地方官,对当地的地理情况进行考察和详细记录,他还博览群书把历史上的地理变迁尽可能地记下来。《水经注》计40卷,记述的河流水道增加到1252条,注文20倍于《水经》原书,约达30余万字,所引用的文献470多种,还转录了不少碑刻材料,是一部颇具匠心之作。裴秀在总结前人制图经验的基础上,第一次确立了中国古代地图绘制的理论——六条原则,即分率、准望、道里、高下、方邪、迂直。裴秀提出的这些原则,是绘制平面地图的基本科学理论,一直影响着直至清代时的传统制图学。 

  二、艺术 

  (一)绘画、书法、雕塑 

  1.绘画。从西晋开始,许多画家不再满足于实用的装饰画与史迹的图解,开始重视形象的细致描绘。更应看到的是,印度佛教的传入,对中国绘画的影响巨大。大量佛教绘画的传入与兴建佛寺的需要,使画家们有了重新学习与创作的用武之地。在黄河流域有西晋人卫协和张墨,北齐人曹仲达,北周人田僧亮等,都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卫协所画的佛教人物与肖佛冠绝一时。 

  2.书法。这时期书法也有相当高的造诣。尤其是北魏造像刻的造像记。“龙门二十品”当属上乘之作,其书法方峻雄强,颇多变化。其他又如三国曹魏时,于正始二年(公元241年)刊刻的《正始石经》(又名《魏石经》、《三体石经》),原立于魏都洛阳太学门外西侧(遗址在今河南省偃师县佃民乡),它是由古文、小篆、汉隶书三种字体书写的。北魏永平四年(公元511年)刻的《郑文公碑》,上碑在今山东省平度县天柱山最高处,下碑在今山东省莱州市云峰山。书法雄浑磅礴、落落穆穆。北魏正光三年(公元522年)立,现存于山东曲阜孔庙的《张猛龙碑》,字体严谨,富于变化,用笔方正雄强,但毫无拘谨板滞之感。被康有为誉之“榜书之宗”的铁山、岗山摩崖石刻,在今山东省邹县县城西北。铁山刻石字体以隶书为主,间用篆势,杂以草书,用笔方圆兼施,以圆为主。岗山刻石,大字多以方笔结体,以楷为主,间有隶意,行笔多露锋,小字则圆润端秀。北魏、东魏、北齐分别于今山东省莱州市和平度县云峰、天柱山刻的云峰山、天柱山摩崖石刻,书法或端庄雄浑,或纵横高迈,上承篆隶遗绪,下开隋唐书风。 

  3.雕塑。佛教的传入,造像活动也随之产生。北魏黄河流域的石窟寺造像在今甘肃、河南、山西、陕西、山东等省均有发现。其中以河南洛阳龙门石窟和山西大同云冈石窟造像为其代表。龙门石窟的造像,面容清秀、两肩削下,身着“褒衣博带”式袈裟的新风格,符合中原汉民族的特色。而云冈石窟造像,受外来造像风格(尤其是印度)的影响,面形圆润,深目高鼻,两肩平阔,以及身着偏袒右肩通肩大衣服饰。 

  (二)音乐、舞蹈、杂技 

  1.音乐。魏晋时期在音乐上正酝酿着新的变化。在北方随着各少数民族内徙和佛教的流传,中亚、天竺等国的音乐与曲项琵琶、五弦琵琶、羯鼓等乐器大量传入中原。这时又因为时代动荡,大批文人于世事失意而寄情于酣酒赋诗、弹琴论乐之中。他们精通音律,在音乐史上做出了贡献。“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曾作琴曲《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并著有《琴赋》和《声无哀乐论》等音乐论著。“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曾作琴曲《酒狂》,有音乐论著《乐论》一篇。还有“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以妙解音律,善弹琵琶著称。 

  2.舞蹈。随着西汉政权的崩溃,兴盛100多年的乐府被黜。到了西晋太康年间乐舞也曾有过发展。但南北战争使大批舞伎流落民间,客观上促进了舞蹈文化的普及与民族文化的交融。使传统舞蹈注入新鲜血液。《清商乐》就是西晋时俗舞的总称。 

  3.杂技。曹操父子统一北方,保存了汉代杂技百戏。曹操对于善于幻术奇技的方士之流人物都尽量搜罗。魏明帝曹叡又于青龙三年(公元235年)在洛阳宫建总章观,命博士马钧作司南车,水转百戏。 

  三、文学 

  汉末魏初是诗歌发展史上一个崭新时期。在黄河流域,涌现出的建安诗人中,曹操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作者,并以他的身份推动过建安文学的兴盛。曹操的儿子曹丕、曹植的诗也很有名。还有“建安七子”中的王粲、陈琳以及著名女作家蔡琰(蔡文姬)等人的诗作,都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北朝民歌,由于地理环境和人文条件的关系,也很有特色,刻划了黄河流域北方边疆的社会生活和民族风貌。如《敕勒歌》、《木兰辞》等,尤其是《木兰辞》更为知名。 

  整个三国晋南北朝的散文不发达。但北朝却出现了两部与黄河流域有关且很有价值的著作《水经注》和《洛阳伽蓝记》。它既是地理著作,也是优秀的散文作品。 

  三国晋南北朝的文学评论也在黄河流域发展起来。曹丕的《典论·论文》,是中国文学评论史上重要论著之一。 

  四、哲学 

  此时期玄学的产生,并与逐步取得正宗地位的道教和佛教相结合,成为当时封建统治者的三大精神支柱。曹魏时以何晏、王弼、郭象、向秀为主要代表,他们否定事物存在的真实性。当时对玄学持不同观点的有西晋裴頠,他提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客观存在,万物变化与相互作用是错综复杂的,是客观规律的根源。 

  这时期的各派思想家和科学家,关于宇宙理论的探讨最为活跃,名学争论也十分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