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史迹


商代文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1日    责任编辑:李云琦

  公元前16世纪,商汤灭夏,在黄河流域建立起商王朝。到商灭亡共传1731王,统治600多年。这600多年是中国奴隶制进一步发展时期。盘庚迁都殷(今河南安阳小屯村),因而商也称殷,以今河北西南部和河南中、北部为其统治中心区。到了武丁时期,北面扩展至易水,南抵淮河,西至太行、伏牛山区,东至海。武丁以后,东北可能到了今辽宁,南抵江淮,西北越过太行山进入山西高原。 

  商朝大规模地利用奴隶协作劳动,对提高劳动生产率,发展生产力有重大意义。商都河南安阳出土的甲骨文卜辞中保留了大量从商王到各级奴隶主监督奴隶从事集体生产的记载。 

  商朝社会又有较细的分工。手工业进一步从农业中分化出来,而且手工业之间还有分工。手工业奴隶因有专门的技能而受到重视。 

  一、科学技术 

  (一)农业 

  商朝初期,畜牧业比较发达,到中期以后,农业成为重要的社会生产部门。奴隶主很重视农作物的种植和收获,经常卜问与农业生产有关的事项,举行祭祀仪式,有时还亲自监督奴隶劳动,观察农作物的生长状况。在甲骨文中已有不少关于农作物的记录。如黍和稷是当时黄河流域的主要粮食作物。还可看出,在恢复土地肥力方面,商代已有一定的办法。除让土地休闲来恢复地力外,而且在地里施用粪肥,已有贮存人粪畜粪及造厩肥的方法。 

  商代使用谷物酿酒更为普遍。当时饮酒之风很盛,所遗留下来的酒器甚多。 

  (二)河事和水利 

  河南安阳小屯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就有“災”(灾的繁体字)、“昔”字。“災”甲骨文作灾形,好似河道中壅,致使河水漫溢。“昔”,甲骨文作昔形,有人解释为人们对于往日洪水的回忆。商先公在汤立国前曾几次迁居,汤至盘庚又几次迁都,其原因比较复杂,但是与黄河水患不无关系。有水患就应有治河活动,惟情况如何文献几乎没有记载。 

  商代的水利,从甲骨文中可略知一二。《汉书·食货志》对甽的解释是,两人用耜(音似,古代翻土农具)在耕地上开淘。沟宽一尺,深一尺,叫做甽。甽和亩等长,每亩三甽,庄稼种在甽中。这大概就是灌水垄沟。 

  (三)天文历法 

  商代历法又比夏代前进一大步。从甲骨文卜辞里可以看出,人们已经能够很好地配合年月日三者关系,把一年分成12个月,大月30日,小月29日,又增置闰月。闰年13个月。说明这时已经用大小月和连大月来调整朔望,用置闰来调整朔望和回归年的长度,这正是阴阳合历的最大特点。这种台历中国一直沿用了好几千年,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历日制度体系。甲骨文中还发现许多天象记录,远比世界其他地区为早,如对月食、日蚀、新星的记载等等。对气象,不仅有风的记载,并根据风力的强弱有大风、飓风、大飓之分。对雨的记载,能从量的方面有所区分,有大雨、小雨、多雨,延雨之类。在甲骨文卜辞中还能看到虹饮水的记录。 

  (四)建筑 

  商代城址已发现的有河南郑州城址。建筑技术有明显进步。主要采取分段版筑法,可以在同一时间里集中较多劳动力,按一定的要求、标准施工,既加速筑城的进度,也保证了质量。郑州商城规模很大。城内北中部高地上有很大面积的夯土台基,可能是宫殿和宗庙的遗址。城的四周分布有各种手工业作坊和半穴居式居宅遗址及墓葬区,河南安阳附近小屯村殷墟遗址是商代晚期的都城,是当时最大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这里曾发现过几十座宫殿遗址.根据其基址情况看,建筑群的规划布局采用东西南北屋两两相对,中为广庭的四合院。商代城墙上部,根据甲骨文的形象来看,城墙四门之上可能已有门楼建筑。 

  (五)制陶与青铜 

  商代制陶业已设有专门的作坊,并有固定的分工。制陶作坊除生产一般的灰陶、红陶和黑陶器外,还生产少量的釉陶和白陶。白陶的制作技术代表了当时制陶工艺的最高水平,它和原始瓷器一样,也是用高岭土作胚胎,烧成温度1000C以上,陶质较坚硬。青铜铸造对陶器制作技术的发展有一定的推动作用。铸造用的陶范是由砂和粘土构成,要求较大的强度和较高的透气性、耐热性。为了达到一定要求,人们就得在制范的原料和烧成温度上设法改进,产生了原始青瓷器。1950年后,在河南安阳、洛阳、郑州,陕西西安,甘肃灵台等黄河流域地区都发现了完整的“青釉器”或其残片。 

  商代使用青铜器已较普遍。在安阳小屯附近发现的铸铜作坊遗址,面积在1万平方米以上。商代后期青铜器铸造技术有许多新创造。青铜器的品种很多,主要的有礼器、食器、酒器、兵器、车马器等。安阳武官村出土的司母戊大方鼎,器高(带耳)137厘米,长110厘米,宽77厘米,重875公斤。可见当时已有大规模的作坊,复杂的分工及专门熟练技术。这时已能使用多块范、芯装配而成的复合范,具有中国特色的陶范熔铸技术基本形成。 

  商代开始出现用铁。1972年在河北省藁城县出土一件商代的铁刃铜钺。虽然其铁刃是以陨铁为原料,但它表明当时在黄河两岸的先民们已经对铁有所认识,而且已能够进行锻打加工并和青铜器铸接成品。 

  (六)纺织 

  商代纺织的进步表现在丝织技术的提高。从河北藁城台西村商墓出土的一批铜器中,有一件铜觚上残留一些丝织物的痕迹,尚能辨认的有纨、绡、纱、罗、绉,足见其时丝织物品种的丰富。瑞典远东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商代青铜钺,上粘附有丝织物的残痕,即是在平纹底上起菱形花纹的提花织物。可见这时已有了提花机。提花技术,是中国古代在织作技术上的一大贡献,西方的提花技术都是在汉以后才由中国传过去的。 

  (七)数学 

  商代的数学已有很大的进步。商代的陶文和甲骨卜辞中有很多记数文字。已发现的最大数字是三万,复位数已记到四位。这种记数法,英人李约瑟认为:“总的说来,商代的数字系统是比古巴比伦和古埃及同一时代的字体更为先进、更为科学。”(《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译本第3卷《数学》29页)。还有一些卜辞中反映出商代已有奇数、偶数和倍数的概念。当时人们已掌握了初步运算技能。 

  (八)医药 

  甲骨卜辞中还可见到有关疾病的记载。1973年,在河北藁城台西村商代晚期遗址中,曾先后发现植物种子30余枚,经鉴定均为药用的桃仁和郁李仁。而在商代的医药知识中,汤药是重要剂型之一。晋代皇甫谧《甲乙经》序文中说:“伊尹……为汤液。”伊尹是辅佐商汤建立商朝的著名人物。 

  (九)地学 

  商代的地理知识较之原始社会和夏代大为丰富。仅卜辞中所记载的地名约在500个以上。卜辞中还屡屡出现“东土”、“东鄙”、“西土”、“西鄙”、“北土”、“南土”、“南方邦”等的记载。武丁时卜辞所记征服的方国甚多,有“土方”、“邛方”、“鬼方”、“羌方”、“尸方”等29个。有的卜辞还记载入侵方向。可见商王朝对直接统治的地区及周边其他氏族活动地区的地理方位已有明确概念。若以之绘成简单地图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十)文字 

  商代的甲骨文,是汉字趋于成熟的表现,大大加快了科学技术和社会文化的发展。在已发现的十五万多片卜辞中,所用的单字大约有三四千字以上。目前能够正确认识的,已有1000字左右。甲骨文中多有关于农作物、农耕、天象、历法等的记录,大大丰富了商代的历史材料。 

  二、艺术 

  (一)绘画、书法、雕塑 

  1.绘画。商朝青铜器表面的纹饰,不但向我们表明了绘画的广泛与普遍,也向我们展示了在那样绘画目的下,造型向着固定纹样与装饰功能发展的履迹,这就进一步使得绘画与工艺完美地结合起来,各种后世出现的祥瑞与神怪,也在这种描绘中渐渐定型,其中最值得重视的是龙的形象被确立。 

  2.书法。河南安阳小屯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已具有很高的艺术性,是已臻成熟的文字。书法的风格虽不尽一致,但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甲骨文上一般都有“贞人”(史官)的名字,他们应是中国最早的一批书法家。还有商代晚期的青铜器上已开始出现铭文,虽文字数较少,但书风古朴。著名的《司母戊鼎》出土于河南安阳武官村,大鼎腹内有“司母戊”三字。 

  3雕塑。商朝的雕塑艺术莫过于青铜器的铸(塑)造了。如司母戊大鼎,重达875公斤。它是复合铸造的一件珍品,造型也十分雄伟。 

  (二)音乐、舞蹈、技巧 

  1.音乐。传说早在商汤时已有“大护”、“晨露”、“九招”,“六列”等乐章(《吕氏春秋·古乐》)。商纣时有大鼓、钟、磐、管、箫之音(《吕氏春秋·侈乐》)。殷墟出土的乐器有陶埙、石埙、铜铃、铜铙等。1950年春在安阳武官村大墓出土一件完美的石磬,长84厘米,高42厘米,正面雕成虎形,线条刚劲而柔和。商代的编钟、编磬、编铙都是三种成一套,每套发三个音,三音之间纯四度与三小度的音程关系很突出。埙到商代晚期已趋于定型,成为一种有五音孔,至少能发九个音的民间旋律乐章,特别是它能发四五个半音。实际上已为七声音阶和十二音律的出现提供了条件。 

  2.舞蹈。随着社会的变革,巫舞的形式虽然被沿袭下来,但功能却逐渐发生变化——从娱神而走向娱人。《尚书·商书·伊训》“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官,酣歌于室,时谓巫风”之语;《史记·殷本纪》称商纣“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作长夜之饮”,说明祭祀乐舞已为宫廷的君主及其他奴隶主所享用。 

  3.技巧,商代的宗教祭祀已很频繁,战争也很频繁以及巫舞等形体动作反映到表演上,无疑便使这时的杂技表演无论从内容上和技巧上都要复杂些。 

  二、文学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除卜辞外,还有记事刻辞,所谓“记事”,有的为占卜的验辞,有的与卜辞无关,如记载战争中俘虏数字,田猎时所获猎物多寡,以及方国进贡物品等等。这些记事体载的文字·可谓文学作品里记叙文的滥觞。另今文《尚书》中的《盘庚篇》(合上、中、下三篇为一篇),则开中国古文辞中告谕文的先河。 

  三、宗教 

  随着社会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原来的部落联盟军事领袖转化为权力至尊的“王”,于是天上的神灵也出现了至尊的“帝”。天神崇拜在商代已固定下来。 

  从甲骨卜辞中可知,人间的“王”和天上的“帝”是同时存在的。卜辞称商王为“王”(是“受命于天”的人间最高统治者).“帝”或称“上帝”(指天上最高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