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历史走廊>人物>古代治黄人物


李垂 李仲昌

来源: 发布时间:    责任编辑:李云琦

  李垂,字舜工,聊城(今山东聊城)人,宋真宗咸平年间进士,曾任著作佐郎、祠部员外郎等职。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李垂上《导河形胜书》三篇并图。他针对宋初黄河连年决口、京东故道严重淤积的形势,主张“自汲郡东推禹故道,挟御河,较其水势,出大伾、上阳、太行三山之间,复西河故渎,北注大名西、馆陶南,东北合赤河而至于海”。他认为如此则“大伾而下,黄、御混流,薄山障堤,势不能远”,“百姓获利,而契丹不能南侵矣”。宋真宗阅奏后令枢密直学士任中正、龙图阁直学士陈彭年等详议。任等议后上奏:“详垂所述,颇为周悉。所言起滑台而下,派之为六,则缘流就下,湍急难制,恐水势聚而为一,不能各依所导。设或必成六派,则是更增六处河口,悠久难于堤防;亦虑入滹沱、漳河,渐至二水淤塞,益为民患。又筑堤七百里,役夫二十一万七千,工至四十日,侵占民田,颇为烦费”。其议遂作罢。 

  天禧三年(1019年),黄河于滑州天台山决口,泛水东入淮河,受灾30余州县。朝廷发兵夫9万人治之,四年二月决口塞。庆功后,李垂又上书言疏河利害。真宗命其至大名府及滑、卫、德、贝诸州与通利军等地考察,并与地方长吏计议。回京后,李垂向真宗禀报了考察情况。他认为,黄河北行,地方长吏“虑水势浩大,荡浸民田,难于堤备”。但如不改道使北,则“决河而南,为害既多”,“东河泄水又艰。”他反复衡量,提出了一个中间方案,“自上流引北载之高地,东至大伾,复泄于澶渊旧道,使南不至滑州,北不出通利军界”。他还对工程作了较详计划,并请发兵夫2万,于天禧五年二月兴工,十月完成。李垂的这一建议经朝廷审议后,“虑其烦扰”,仍未予以采纳。 

  李仲昌,垂子,至和二年(1055年)任职河渠司。时因北流故道壅塞,回河东流之议起。九月,李仲昌建议纳河水入六塔河,使归景祐元年(1034)冲开的横陇故道,以舒一时之急,欧阳修两次上书反对未果。十二月中书奏称:“自商胡决,为大名、恩冀患。先议开铜城道,塞商胡,以功大难卒就,缓之,而忧金堤泛溢不能捍也。愿备工费,因六塔水势入横陇,宜令河北、京东预完堤埽,上河水所居民田数。”皇帝准奏,以知澶州事李璋为总管,李仲昌提举河渠,内殿承制张怀恩为都监,并以龙图阁直学士施昌言总领其事,积极进行回河工程。嘉祐元年(1056年)四月,商胡决口塞,当晚复决,“溺兵夫,漂刍藁不可胜计”。御史吴中复劾仲昌等“不俟秋冬塞北流而擅进约以致决溃”,李仲昌充军英州,其他主河事者也遭受不同程度的处分。 

  【注】引文见《宋史·河渠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