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大河胜迹>名胜


天祝:祁连山的绿在这里绵延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滴答、滴答、滴答……几滴水珠子滚着滚着就串成一条线,无数条线拧在一起,便是我们眼前看到的从祁连山皱皱褶褶里淌出来的一条条河了。有了水就有了花草树木,有了飞禽走兽,有了雪山冰川,有了森林草原,有了牛羊和牧人殷实的生活。

  岁月就这样无忧无虑地亘古下去,白的白着,绿的绿着,红的红着,黄的黄着……多么美好。世间生命一旦存在就不会像我们想象那样顺顺当当,顺了也罢,不顺了就得找找我们自身的缘由。

  文明这词想起来便有水的感觉,能一下子让人舒服起来,像黑夜抵达光明,寒夜倏然碰到燃得正旺的炉火,而我们往往忽略的便是那些藏在光明和炉火背后的东西。文明和进步的介入像一把双刃剑,既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也给本来就脆弱的生态致命一击。矿业持久开采,景区景点设施肆意修建,高污染企业一个接一个拔地而起,耕地大面积拓展,雪线上升,冰川萎缩……日渐裸露的祁连山只能在无助与无奈中发出悲怆的呻吟。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句沉甸甸的话就是一面镜子,让天祝的决策者从浓烟滚滚的天空学会了擦拭,从老矿区日渐塌陷的伤口学会了抚平。他们心疼一个又一个裸露的山体,忐忑一条又一条消瘦的河流。填一口矿井,退一亩耕地,啃下一个又一个硬骨头,要的就是把人为侵占的那部分还给自然。

  在一只鹰打开的天空下,一根草扩延的远方生命正在葳蕤,一片林子绵延的远方松涛阵阵,一条河、两条河、三条河……它们走过的地方幸福在延伸,丝绸之路的文明在延伸。退耕还草还林,封山禁牧,停办矿山,拆除保护区旅游景点……屈指数年,殚精竭虑修复生态的伟大实践中硬是打赢了生态保卫战,绿色屏障终于横亘在我们的眼前。

  在驱车前往炭山岭的路上,石门河欢腾着,歌唱着,一直和我们朝夕相伴,像一下子要把说不完、道不尽的话倾诉给我们似的。山峻路曲,路与河两侧被青翠欲滴的绿覆盖着,看不到丁点裸露。从车窗望去,像大海里翻卷的无数巨浪,心久久不能静下。

  麻柳、冬青在暖风吹拂中自由摇摆着,蝴蝶在金露梅动一下,又动一下的花朵上敛翅打盹。入石门沟没多久就到了石门沟水库。白练自高高的坝顶搭下来,仿佛一条白哈达,或者天空撕下的一片云翳。沿路而上,左侧绿色护坡整齐延伸着,护坡上种的大多是草和鞭蔴,20年时间护坡就能自然固定下来。去水库要过好几道门,若非特殊情况谢绝人畜入内。

  水库平静地盛在两峡之间,镜子样明澈,峡谷右侧的奇峰和松柏倒映于水面,蓝天、白云、雪山倒映于水面。绕库曲行,凉凉的风不时拂过面颊,甘洌而清爽,仙女拂袖一般。听随行的人介绍,石门沟水库是天祝县城居民饮用水源地,恍然明白前面走过的那几道门的用意。

  折回续行,打入眼睛的是一坡灌木一屲草,雾扯草原,在露珠跟着露珠滚动的声音里,草原显得异常静谧。“绿了,全绿了。”望着窗外,听到有人感慨,看他还时不时举起望远镜向远山望去,原以为他在看风景,谁料是在观察保护区里有没有羊群走动。他幽默地说,若在保护区3次发现有羊的迹象就要追责。在向原千马龙煤矿的路上,树木全然遮蔽了路面,车子穿过去,两边的树刷子样刷着车窗,越往里树木越茂密。车子突然停下,一片宽阔地带,人工种植的云杉密密匝匝,要不是听介绍,我们怎么也不会把映入眼帘的这一切和千马龙煤矿联系到一起,惊讶的是连开过煤矿的蛛丝马迹也找不到。覆土绿化后的千马龙煤矿彻彻底底交付给了大自然,这是人类向大自然鞠下的深深一躬。

  赛拉隆,飞来的福地,所有的雨水和山花都种在这里。在皮袋湾、在紫桦图、在吐鲁沟,青杠挺拔出来的绿连根针都插不进去,一浪一浪的绿淹没着我,一波一波的水清澈着我,此时此刻,眼底荡起的只是幸福的泪花。蔷薇花、丁香花、山茶花、杜鹃花……那些有名无名的花朵在烟雨里一朵朵、一簇簇散发它们特有的体香,在一沟一岔待久了,就会觉得大山吐出的香会让你眩晕。一连几天我们都在烟雨蒙蒙里行走,雾在草甸上撕扯,鹰在吐鲁坪回旋,一只只旱獭竖起身子向陌生的我们致礼,就连偶尔面遇的牛群也会哼哼着向我们跑来 。我想,它们的内心定是寂寞的,要是我们也一直活在这里,会不会寂寞,会不会也和它们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呢?

  皮袋湾皮袋里装着日月,装着狮子峰、馒头山,装着炊烟、田园和牧歌,装着一个人的过往和另一个人的等待。皮袋口子是谁打开的,打开它就打开一夜秘密。水声始终在耳畔回响,雀鸣滩传出的各种鸟叫抖动花枝,抖动草香,抖动牧人雾雨里赶路的孤独。

  穿行茫茫林海,奇峰怪石不时跃然于目。林涛声、水声和填了一沟壑的香被风折断又接起。雨水和阳光滴漏林间草丛,斑斑驳驳地洒了一地,有诗的味道。高高的紫桦林里,我们已不是自己,我们的灵魂早已被这燃烧的紫红给勾去。树稠稠的、怪怪的。有树根上抻出两个树干的,也有抻出三个五个的,我们把这些奇树一通起名合欢树、修行树。树枝分叉再分叉,把绿一波波送向远天。喜欢风雨飘摇里枝条左倾右斜的弧度,喜欢枝杈搂紧枝杈在一地月光里把温情传递给对方的那一种缓慢,要是人与人相处在这世上也有这般姿态那该多好。

  半亩方塘一鉴开。没走进尼美拉大峡谷,没走进马兰花谷,半亩方塘深绿色水中就映入了连绵的祁连雪峰,映入了苍茫林海,映入了马兰花海和蓝天白云……静静地看着,久久地看着,就有血液在身体里、头皮上走动的快感。一轮水车缓慢地转着,转着日月,转着雪山,转着水声,转着荡漾在牧人脸上的那一抹笑容。

  冰河祁连是个颇有说头的地方。马兰花谷便是吐谷浑妃子弘化公主的牧场,弘化公主是唐王朝外嫁少数民族实行和亲政策的第一位公主。每逢仲夏,弘化公主都要在这里避暑狩猎,留下许多逐牧栖居、思念故乡的传奇故事。弘化公主离世后葬在冰沟河和大水河流经地青嘴喇嘛湾。

  弯弯曲曲的木质栈道盘桓于马兰花谷,我们去的时候正值马兰花盛开,栈道两边的紫色和白色的马兰花在夏风习习里娉婷妖娆。一匹马低下头抽出一撮草穗横在嘴里,慢慢嚼了起来,几只蚊子自马兰花起身,落在那匹马的背上,马儿摆着尾巴不停地击打爬在它背上的疼,我在马的眼底仿佛看见弘化公主被露水绊倒的身影。

  尼美拉大峡谷究竟有多长不得而知,它深藏的秘密究竟有多深不得而知,我的过往至于尼美拉亦是冰山一角。10多年前,我有幸登了趟马牙雪山古古拉海子,古古拉海子有上下两池,当地人也把它称之为“姊妹池”,许是年轻,总记得很轻松就登了上去。再往前,十五六岁吧,登过家乡的干沙天池。至于柴尔龙海,也叫“冰沟河天池”,是在旅游景点介绍资料中了解到的,它是天祝境内最大的天池,一直以来心向往之。此行与人聊天时得知,柴尔龙海水域面积是马牙雪山天池的40倍,于是便更加坚定了登上去一睹芳容的信心。偏午时分,我们沿河而上,一直穿梭在松柏林里,走一会儿眼前就出现一块绿茵茵的草甸,黄牛在草甸徜徉,鹰在天空盘旋,冰河两岸叽叽喳喳的鸟述说着各自的心事,心情也和一次次出现的绿的空旷一起舒畅起来。路遇牧人说,半天怎么也走不到天池,还说这些年经常有狗熊出没,几十只上百只岩羊也会走出石山,来到肥美草甸觅食。我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儿,考虑到安全,走了3个小时左右,便在牧民废弃的塑料窝棚住了下来。那一夜,我们就着月亮的微光,望着眨眼的星星,枕着冰河的涛声和鸟鸣在寒冷和温暖里做了一次柴尔龙海的梦。

  次日清晨5时再次出发,一路上依然是水声和连绵不绝的绿,走到绿的尽头便是千年不化的冰川了,冰川一直延伸到天池底部,少则也有三四千米。柴尔龙海像颗放大的水珠子在雪山间晃动着,亦像绿松石镶嵌于祁连山深处。柴尔龙海是冰河的源头,它身后的雪山是柴尔龙海的源头。从雪山融化下来的雪水满溢出海子的眼睛,一路飞泻而下,它流经的地方几经时光砥砺,进而诞生了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交融碰撞出的火花在河西走廊生根开花结果,岁月演进里愈发繁盛。可以说,没有祁连山的雪山冰川就不会有祁连山澎湃的绿,没有绿在河西走廊的延伸,就不会有丝路文明之说。

  阿尼万智雪山晶亮的光芒打在霍尔纳央草原大水草滩上,它身下是干沙沟,这个名字听上去实在有点俗气,而它的内容却非常丰富——镍矿、铁矿、铜矿、萤石矿、锡矿……全在它的体内。因采矿,公路蛇一样穿过草原和森林的胸膛,路到之处森林被砍伐,草皮被揭开,矿洞里取出的废石料肆意堆放,大面积的绿地被吞没。亿万年沉睡的大山像做了场梦,原始和寂静被彻底打破。汽车取代驮队,最后的驮队只能在牧人不舍的目光中渐渐远去。

  我的童年是在干沙沟度过的。儿时记忆里一滩一滩的马莲能没过头,一遇雨天,我们姊妹几个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浸透。草甸上的草亦可没过膝盖。事物的发展往往带有戏剧性,伴随着祁连山生态治理与保护,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再次沐浴到阳光和雨露。山水欢笑了起来,花朵绽放出笑颜,一切又回到原初的静美。

  大水草滩在阳光下雾雨中无拘无束地舒展着绿,放大着绿。塔尔河一路欢歌去往生命的归宿。濒临灭绝的麝、狍、蓝马鸡、岩羊、马鹿……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生态修复后的纳央草原赋予这里的人民新的希冀。雍乾两朝国师三世章嘉若贝多吉与章嘉一棵柏,清朝持印喇嘛探化和大水上寺,加上纳央草原这方得天独厚的人间仙境,这些独特的自然人文禀赋给老百姓兴办牧家乐,走上脱贫致富路提供了巨大空间。

  甘南玛曲幸有阿万仓湿地,黄河便有了它的肺,想想看,一个没有肺的生命体还能存在吗?杂木河、大水河、西营河……这些发源于天祝境内祁连山东端的内流河水系石羊河,流经武威直至民勤,入红崖山水库。石羊河抵沙漠,一滴水完全可以顶一克黄金。石羊河像把绿箭插进民勤的荒漠,所到之处,绿地涟漪般迅速向四周扩延,进而阻隔了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合龙。退一步想,若是没了石羊河,民勤就会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武威就会被沙漠吞噬,不定哪一天沙漠就会翻过乌鞘岭淹没天祝,想想都后怕啊!如果说,阿万仓是黄河的肺,那么,石羊河就是河西走廊乃至丝绸之路的肺了。从天祝一路绵延的绿色文明已经远远超出小地域概念,它抵达的远方是一本书、一幅画、一首诗、一缕乡愁和一抹情怀,留给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在缓慢时光里用心用灵魂去品读。(仁谦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