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大河胜迹>古城址


长满蒿草的安西古城

 

高红烈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3日    责任编辑:范江涛

  那年,我和朋友去寻找安西古城。

  安西古城像一弯新月,斜斜地一直挂在我记忆的碧云上。

  安西古城位于今甘肃定西市城北约15千米处,早年听说过,也在县志里邂逅过,但具体位置不知道。我们行走在丰收的田野上,走过修葺一新的农家院落,穿过高大的汉墓群,再越过茂密的苞谷方阵,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方方正正、蒿草遍地的古城,这就是安西古城。

  静静的安西古城像一口水窖,历史的洪流挟沙带土涌入其中,经过近千年的沉淀淘漉,如今窖水清冽,甘甜透亮;又像刚生了婴儿的母亲,当年的金戈铁马烽火狼烟让她受尽煎熬,但一朝分娩,多灾多难的母亲露出了静谧安详的微笑;更像耄耋老人,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虽然墙体坍塌犹如驼背断肢,但茂盛的蒿草遮掩了遍体鳞伤,精神依然矍铄,风骨依然硬朗。

  史料记载:“安西城,旧名汝遮,绍圣三年进筑,赐名。”

  安西古城是宋代在今定西市安定区境内所建的第一座城堡,距今900余年,从议筑到筑成达5年之久。彼时,北宋王朝为防御西夏入侵,在今安定区境内及南北邻县共筑有安西古城等5座城堡。城堡与城堡之间,相互勾连,从北向南形成一条坚固的军事防线。

  走近古城,城墙外的护城河清晰可辨,一块“甘肃省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掩映在草丛中。站在坍塌的城墙上举目四望,城南定西城若隐若现,城北不远是巉口镇,东山山脚下的公路和铁路上车辆飞驰,山上川道里草木葳蕤,一片生机,勤劳朴实的定西人民正在地里劳作。

  眼前的安西古城四四方方,一条大道从南到北穿城而过,将古城一分为二,大道两端正是古城南北城门。城门外面是瓮城,北瓮城门朝西,南瓮城门朝东。古城东面中间的一段城墙已经被河水冲垮,成了一个豁口。城内是当地农民的耕地,种着一绺苞谷,一绺洋芋,一绺苜蓿,一绺芹菜。

  据记载,安西古城占地近200亩,有南北两座门,城四角筑有方形角墩,四面城墙外侧均筑有马面。

  多少年了,安西古城是裸露的、寒冷的。边关古城刀光剑影,白露成霜。烽火连天,鼙鼓动地。将军运筹帷幄,兵士荷戟执戈。如今的古城是温暖的,茂密的蒿草给城墙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毛毯。

  我们在城墙上拍照留念,惊得一群野鸡从茂盛的蒿草里“扑棱棱”飞进了城外的苞谷地,正在掰苞谷的妇女带着的小女孩便跑去撵野鸡。我们从东面的豁口处跳进城里,只见纵横南北的中轴马路比耕地矮了半米,成了一道渠,这是当年“车辚辚马萧萧”踏低了,还是现代人挖低了?不得而知,不过耕地坦荡如砥。我们爬到豁口处探头细看断壁残垣,夯筑的痕迹十分清晰,数丈深的关川河谷在这里转了个大弯,暴雨引发的洪水经年累月冲毁了城墙。如今,一股细流斗折蛇行,向北流去。我们弯下身子钻过一人高的苞谷秆,来到古城南边,试图找到一页砖,一片瓦,或者一枚箭镞,但一无所获。我们大声地讨论古城的保护和开发,最终没有形成一个像样的答案。恰巧有一位老农在拉苜蓿草,我们趋前问他是否知道安西古城的传说,老农一脸茫然,发动三轮车飞快地远去。

  重新爬上城墙,坐在蒿草丛中抽了一支烟。

  古城当年的雄伟气势早已不再,城墙南面开满了黄的白的野菊花,似乎是祭奠战死沙场的孤魂野鬼,又像是在昭示当下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

  天地悠悠,古城无言,唯有城墙上的蒿草随风摇曳。